网球

黑道亦是道4 第171章 摊牌

2019-10-12 21:5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亦是道4 第171章 摊牌

张晓仁想了想又将文件放回到保险柜中,又将保险柜内的物品恢复原样,将保险柜锁好,清理了保险柜上自己的指纹和痕迹,又将警报器的主导线接好,退出了办公室。

张晓仁只清理了保险柜上的痕迹,并没有清理自己进入过这里的痕迹,临走的时候,他还将被自己叼过的烟放在了办公桌上

,回到房间的时候,张晓仁看了下时间已经是二点五十了,夏天的天亮的比较早,如果自己再晚回来一会儿,天就大亮了,自己可能就真的无法安然的回到这里了。

张晓仁点了一根烟,美美的抽着自己偷来的烟,张晓仁并不知道自己今天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他只想证明自己有能力在这个防守森严的军区中偷东西,这样自己今天的说法就可以解释得通了,自己抽的烟是偷来的,而不是别人给的,这样就能把梁若男接触自己的事情给隐瞒过去。

张晓仁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在和自己摊牌之前,自己是不会有事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害怕连累梁若男,所以他才冒险去做这件事,如果真要是追究起来的话,他敢在军区这么嘚瑟,绝对够判他了。

抽完一根烟,张晓仁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他并没睡太久,就被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他揉了揉眼睛,时间是七点半,张晓仁打开门,见到了一张铁青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正是昨天那个那人,中校,或者说是某个政委,门口的两个哨兵已经不见了,张晓仁估计,那俩傻货关禁闭都是轻的。

“哟呵,够早的啊,来进来坐吧。”张晓仁仿佛是变成了这个房间的主人,热情的招待着到来的客人,只是从这个客人的脸色上可以看出,这个客人明显是个恶客。

“来,抽烟!”张晓仁很大方的将一包特供中南海扔到了男人面前,见到这包烟,男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别板着脸,你昨天不是还说这烟不好弄的么,今天我请你抽,你要是喜欢我送你两包,我这还有不少呢。”张晓仁脸上露出了十分嘚瑟的笑容。

“果然是你,张晓仁,你真是胆大包天,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部队,是军区,你竟然敢,竟然敢偷东西。”男人十分的愤怒,说话都是喘着粗气的。

“别说的那么难听,不就是拿你几包烟么,也不值几个钱,回头等我出去,我送你十条八条的都可以。”张晓仁满不在乎的说着,顺手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惬意的抽着。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不敢把你怎么样?”男人猛的一拍桌子,站起身。

“呵呵,你想把我怎么样,我就是偷了怎么着,你把我拉出去枪毙啊,我既然被你们抓这来了,也没想过囫囵走出去,小爷我贱命一条,你敢不敢拿你的身家性命跟小爷我赌一把,我是个混社会的,伤天害理的事做的多了,早就该死了,现在活着是上天给我的赏赐,你正好把我解决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张晓仁抬了抬眼皮,漫不经心的说着,他的语气一点都不重,不过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是那么的血气方刚,那么的让人无奈。

男人打量了张晓仁很久,这时候他似乎才发现,张晓仁和一般的年轻人真的不一样,很不一样,这个年轻人胆大包天,却心细如发,能力之强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做了一件打死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就把整个气势给扳了回来,这时候他也才明白,为什么上面那么重视张晓仁,竟然让自己一个中校出来和张晓仁谈事情,张晓仁绝对值这个价。

“行了,别看了,我脸上没长花,说吧,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我来好几天了,也吃了不少部队的大米了,你们这么浪费粮食是很没道德的。”

男人眯着眼睛,突然笑了,张晓仁心底瞬间升起了不好的感觉,这时候还能笑出来的人,要么是傻,要么就是极度阴险,这个男人显然不傻,他笑,只能说明他想到了什么。

“张晓仁,你能到我办公室偷东西,的确厉害,不过你应该知道一个成语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你接触到了不该接触的人,不过这个人是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也没有查下去的意思,不过这笔账我会记着的,可能会用的到,你说你偷了烟,我可以说你偷了枪,或者军事机密,这样这件事才有意思,对吧?”男人脸上仍然保持着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都无比的阴险。

“恩,你的确很会阴人,我喜欢,你说的这些都好说,我担着就是了,说吧,这玩意打算什么时候用?”

“什么时候用,那就要看你的态度了。”

“我的态度?你需要表达一个什么态度,给你下跪求饶,求大爷你放了我,别难为我?”

“是这样,这次把你请过来,主要是因为一些事情。”男人说道这里停了一下,张晓仁也收起了二郎腿,将烟扔到地上熄掉了,他知道,可能正茬要来了,看来这个男人终于打算摊牌了,张晓仁并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眯起眼睛,在等待男人接下来的话。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而且十分简单,听说你跟j省的毕书记走得很近,你们之间有很多私下的秘密,我想要让你做的呢就是把这些秘密说出来,就这么简单。”男人打开桌上扔着的一包烟,点了一根,吸了一口,吐出淡淡的烟雾。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男人看了张晓仁一眼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想要得到什么,或者说我们想要得到什么,你要知道,这件事你是无法抵抗的,因为就算你扛着不说,还是有人会有办法做到这一点,那么你为什么不站出来做一个顺水人情呢,只要你按我说的做,你得到的东西将会超出你的想象。”

张晓仁从来都没想过,何流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劲,把自己弄到这来,是为了毕书记,这时候张晓仁想到了曾经和韩叔说过的话,自己充其量算是毕书记的过河卒,可是这过河卒有时候不仅能被自己利用,还能被别人利用,现在看起来,有人想要用自己这枚过河卒了。

廊坊白斑疯医院
乌海好的癫痫病医院
郴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廊坊白癜病医院
乌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