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125章 内心疑惑

2019-09-13 20:4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125章 内心疑惑

吧黎圣母医院,时间正午。

楚天在离开医院几天之后再次的住了进来,不过这一次是真的受伤住进来,另外孤剑云天他们也都有不一样的伤势或轻或重,只有白雪衣稍微的好一点,只是一点皮外伤。

从天亮进来楚天简单的处理伤势之后就让莉莉丝和安思雅去处理接下来的手尾,同时也让卫敏准备了一些东西递交给习老爷子,对于昨天晚上的一战,总体的做一个不记录在案的报告。

安心的睡了几个小时,楚天也才睁开了眼睛,见到的就一身白衣永远保持着那种出尘脱俗之姿的白雪衣。

撑着酸痛的身子坐了起来,白雪衣听到动静回头,没有笑容但能看出来脸上的轻松:“好点了吗?”

楚天尝试活动一下手脚,点点头:“还可以,孤剑他们怎么样了?”

昨晚楚汪洋隐藏在暗中偷袭,虽然孤剑他们防御的及时,但是多少都是受伤的,这些都是生死兄弟,楚天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

白雪衣神色掠过无奈,楚天永远想的都是别人,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他们都还好休息一下就可以行走,另外殷天歌死了。”

消息是在十点多的时候从殷氏古堡之内传出来的,玉芙蓉已经通过第一阁情报传来消息,殷天歌的确死了。

艘地科不情孙学战阳阳接恨

因为当时炸弹爆炸的时候他虽然已经起身,但还是被炸弹的气浪掀翻出去,换成年轻人的话或许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殷天歌已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那个爆炸不单止震伤了他,还让他的肋骨断裂了两条。

艘地科不情孙学战阳阳接恨听到殷天歌就这样的死去,楚天却是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因为他回想到昨夜殷天歌在那些人掏出枪的时候让他们躲起来,这个问题一直是楚天心里纠结的。

其中一条更是顶在了心脏之上,虽然没有刺破,但也岌岌可危,可以说殷天歌最后完全是依靠一股精气神在那里支撑着。

听到殷天歌就这样的死去,楚天却是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因为他回想到昨夜殷天歌在那些人掏出枪的时候让他们躲起来,这个问题一直是楚天心里纠结的。

他如果要杀自己的话,那个时候不正好可以借刀杀人吗?为什么还要让他躲起来?

这个问题楚天是怎么都没有想通

,或许也只有殷天歌才能去解释。

不过一个对华国虎视眈眈的人死去,来自于殷氏的威胁算是消散,楚天的心里也算是了却了一件事情,接下来也就可以全力的对付下相楚家,还有昨夜参与其中的势力。

孙地不不酷结球战冷科战孙

孙地不不酷结球战冷科战孙楚天明白白雪衣的意思,也没有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看向外面白云飘荡的天空:“过两个月就是天藏大师的寿辰,我决定今年过去看看,亚洲格局已经僵持那么多年,山口组和铃木财团,也是时候认主了。”

摇摇头驱散殷天歌的死带来的沉闷,正准备开口白雪衣就先出声:“另外楚浩瀚带着楚汪洋的尸体离开的路上遭遇到了近百精锐的袭杀,楚浩瀚拼死才离去,其次楚江离开的路上也差点被人给杀死。”

“玉芙蓉来的消息显示,杀人者,都是殷天歌派出去的,只是那些人不在殷氏之列。”

“什么!”楚天这一次是真的震惊了,一下子就坐起身来。

如果说是其余的人要杀楚浩瀚他们的话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人竟然是殷天歌派出去的,到底怎么回事?

结不地不方孙察陌冷指陌指

微微皱眉:“这个消息,知道的人有多少?”

“除了我们,无人知道。”白雪衣轻启红唇回道:“所以昨晚的时候袭杀,都算是你的。”

后科不科酷艘察战冷敌方星

楚天呼出一口闷气,如果说殷天歌没死的话这一切还合理,但是现在殷天歌已经死了,那么他做这一切有什么必要?杀不杀楚浩瀚他们自己都要和下相楚家开战,留下几个高手未来给他添麻烦,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殷天歌要做这样多余的事情,甚至要杀了楚浩瀚他们?

一切的一切都太不合理,楚天此刻完全想不通,挥挥手:“先不说这个,背着就背着吧,反正我迟早要杀到下相楚家去。”

“另外!”白雪衣看楚天算是接受,随之说道:“逃走的狮王和虎王也遭遇到了袭杀,虎王运气好一点跑掉,但狮王被砍断了一只手,如果不是运气好的好,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楚天眯起了眼睛,昨晚参与其中活着的人都遭遇到了袭杀,而且白雪衣不需要说楚天也知道,人必定也是殷天歌派出去的。

看来有必要去一趟殷氏古堡才行了。

敌科远仇酷后术战孤鬼故

心里叹息一声,楚天问道:“码头搜查结果怎么样?”

神秘男子当时掉进了水里,他还让人倾泻了一千颗子弹,加上神秘男子当时被木忍和火忍联手重伤,似乎根本没有生机,但没有见到尸体之前,楚天始终难以安心。

白雪衣把手中削好的一个苹果递给楚天,回道:“经过三个小时的打捞,找到了十多具尸体,有的已经是白骨,最近死的也有两个,但都没有神秘男子的踪迹,因为下面有暗流,不排除被冲走的可能。”

冲走,也许也可能没有死,自己离开了。

楚天呼出一口气,摇摇头:“祸害遗千年,说不定他还活着呢?”

“不过都不重要了,今天开始,哪怕他还活着,也只能是躲着我了,另外....”

白雪衣颔首,安静听着楚天要说的话。

楚天扭动下脖子,眼里燃烧着嗜血杀机:“给凯撒去一个消息,为昨晚的事情给我一个交代,杜班不死,我亲自去要他的命,另外青帮洪门也去个消息,我不怪他们开始的行为,但希望他们最后做一个明智选择。”

“最后,让周氏给我送三张贴到米国三大家族去,楚天不日,拜访他们。”

白雪衣点点头把楚天的交代记下来,站起身走到门口时回头:“山口组呢?”

昨夜的古堡后方树林之中,出现了山口组的忍者还有精锐,现在楚天明显是要报复所有破坏规则干涉他和殷氏恩怨的势力,但惟独没有说山口组。

楚天明白白雪衣的意思,也没有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看向外面白云飘荡的天空:“过两个月就是天藏大师的寿辰,我决定今年过去看看,亚洲格局已经僵持那么多年,山口组和铃木财团,也是时候认主了。”

结地仇远方艘学陌月羽克闹

白雪衣看楚天自有分寸,打开了房门飘然而去,只是在房间之内留下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自然体香。

楚天拿过了床头靠在那里点开进去,进入了许多的信息,不过楚天都没有去看,而是登陆了第一阁的情报系统之内,输入了权限这里进入,昨晚的事情玉芙蓉肯定已经准备好了足够完整的汇总。

在系统之内找到了和白雪衣所说差不多的资料信息,但也比之白雪衣说的东西要多一点。

昨夜楚继在殷氏古堡被让你带走,那个人是天山童姥,两人到了距离殷氏古堡二十多公里之外才停车,没有任何的意外天山童姥按照楚天的意思对楚继下手,结果最后楚继不敌且战而退,天山童姥也追随而去,估计现在已经不在珐国境内了。

其次孤城当时被龙六给引走,激战了一场孤城独自的离去,他相信了西方不败的失踪和楚天没有任何的关系。

另外其余的信息也都一一的显示在第一阁的系统之上,和楚天基本预料的差不多。

艘地不远鬼结察接阳毫接岗

思虑一下,楚天关掉了情报系统拨出一个直通国内,打给玉芙蓉。

接听后就传来玉芙蓉的玩味言语:“少帅昨晚生死一战,力挫各大势力获取胜利,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艘仇远远独艘学由月情克学

“你觉得我现在能睡得着吗?”楚天早已经习惯了玉芙蓉的调侃,也告知自己这个的真实想法:“打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管路易,周氏都有自己的绝对精锐,殷氏的绝对精锐在哪里,或者没有?”

这是楚天另外纠结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昨夜殷氏的绝对精锐去了哪里,还是根本就没有培养?

玉芙蓉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问题,说道:“昨夜楚浩瀚和狮王以及虎王遭遇的就是殷氏绝对精锐,至于都去了哪里我需要一点时间去追查,但可以肯定殷氏的绝对精锐一定存在。”

“当然如果你想最快知道的话,可以去找周明王。”

楚天眯眼问道:“明王?”

“没错!”玉芙蓉回道:“因为在开战之前周明王离开了米国秘密前往珐国,但是只是五个小时,就飞往了瑛国,目前做客,白金汉宫!”

小孩脾胃虚弱怎么办
三岁宝宝咳嗽发烧反复
孩子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
宝宝吸收不好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