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玄天战尊304第304章斩杀

2020-01-25 07:29: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天战尊 304.第304章 斩杀!

呼!

焚天阵猛然震动,狂暴的火流席卷开来,好像一阵火炎飓风袭过,使得百里之内,所有的树木都是枯萎了起来,有着熊熊烈火,燃烧起来,各方势力的修者皆是为此震撼不已。

砰!

阵内,光华逐渐散去,却见得龙影消散,巨刀不在,在那掀动起来的滔天火海之中,一柄长刀光华略显暗淡坠落而下,在下方一个青年蓬头散发嘴角血迹斑斑,眸光暗淡,身上的气息浮动,俨然是受伤不轻,当长刀落下时他大手一抓,想要将之摄入掌心。

“哼,现在你耗去精元,受伤严重,看你如何与我争锋!”便在此刻,一道冰冷的声音在这火海之中响彻开来,“受死吧!”

冰冷的声音,犹如审判之言落下,随后一柄火炎流转的巨剑斩裂火海便是向着骆茗当头斩下!

嗡!

巨剑撕裂了火海,瞬息出现在了骆茗的视线之中,炙热的剑风肆虐在脸庞之上,好像有着烈焰之灼烧,骆茗的手掌一颤,那原本要落在他掌心的玄皇刀便是偏离了方向,他的身形也是一颤,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随后一脸无助的凝视着那道,似乎可斩裂天际的剑光!

适才一击,耗费了骆茗的大量精元,在契机牵引下他身上重伤,虽说将那八部天龙给一举击溃了,他也是难以巅峰战力,反观火海之中另外一个青年如此气势依旧,似乎便没有受到多的影响!

“这小子…难道我真要饮恨在此么!”骆茗眸光迷离,露出不甘之色呢喃道,“他出身卑微,怎么有如此底蕴?”

刷!

剑芒斩来一片火光将骆茗淹没,死亡的气息顷刻降临!

“我真的小觑了他!”骆茗一脸苦楚,缓缓抬头,凝视着那倾覆而下的剑光芒,徒然眼瞳一缩,露出一抹狰狞,吼道,“我骆氏族人会替我报仇的,你很快就会下来陪我的,我等着你!”

刷!

狰狞的话语飘荡开来,让人听后不由毛孔悚然,只是剑光落下青年的身形便是被湮灭在火海之中,气息不在,化为了灰烬!

呼!

稍许后,火光散去只身形一柄长剑绽放着炙热的火炎。

“想杀我,这就是下场!”韩宇眸光冰冷,法诀引动,焚天剑咻的一声便是飞到了他火宫之内。

嗡!

禁地之外,悬浮在众人眼前的光芒随着一柄巨剑斩下,嗡的一声便是就此消散,似乎失去了与里面的联系,只在虚空之中留下一片微弱的涟漪波动在也看不到一丝画面。

“死了么!”各方势力的长者都是不由一愣,他们都是知道,这画面是骆森凭借着骆茗身上的信物,才催动出来,如此画面消散,显然那骆茗已经随着那剑光陨落!

“这小子真不简单啊!”王猛眯着眼睛,露出满脸唏嘘道,“他应该是不久才迈入阴玄境,却将那实力堪比阳玄境的骆茗给杀了,如此底蕴,以后谁人可比?”

“如此天赋,往后成长起来对我凌氏一族也将有着莫大益处啊!”凌氏两位长者相视一眼,眸中都有着狡黠浮现,呢喃道,“此事定要禀告族中,若是可以,就算以后这小子在三域比赛失利,也让他一家团聚,如此也算是卖了他个人情,想必对我们凌氏也会消除芥蒂。”

“恩,如此甚好!”两个凌氏族人都是点了点头,达成了一致。

“小子,敢杀我族人,老夫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然后,就在众人纷纷为之震撼之时,旁边的骆森眸中森寒掠过,猛然发出一声震天咆哮,一股滔天的杀意,豪不掩饰的从他身上迸发而出。

咻!

这骆森身形一晃,便是向着前方的禁制光幕掠去。

“骆森,你要干什么!”凌氏两位长者,如被雷霆击中,身形猛的一颤,豁然抬头,便是脸色一变,发出一声嘶吼!

却见得骆森携带着滔天的杀意,已经出现在了前方的禁制光幕旁边,瞧他模样似乎想要进入里面为骆茗报仇。

“这里有着圣宫留下的禁制,没有法牌和开启之法,连半步阴阳境都无法撕裂禁制。”王猛沉声道,“骆森,你莫非疯了么?”

“是啊,这里有禁制!”凌氏两个族人这才松了口气。

“骆森,给我下来,不然宫规处置!”雪圣宫那位银发长老眸光凝视前方沉声喝道。

“宫规处置?”骆森阴森一笑,道,“他杀我族人,今天必死!”

在他眸中有着邪恶的光芒涌现似乎已经将那青年视为必死之人!

“这家伙似乎信心十足啊!”王猛等人心头一颤,从那骆森的眸光之中他们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似乎此人,胸有成竹,有着破除禁制之法!

“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感觉错了?”各方势力的长者都是不由甩了甩头露出满脸疑惑。

嗡!

就在下方的修者一脸错愕之时,那骆森手掌翻动,有着一道黑光闪烁,身前的虚空一震,掀起一道道涟漪波动,一股邪恶的气息波动便是从那黑光之中弥漫开来。

“那是?”众人一脸惊骇,紧紧凝视着骆森的手掌。

却见得在骆森手中黑光涌现,徒然出现了一只模样狰狞的巨大骨爪,一丝丝和气缭绕之其上,散发着一股邪恶的味道,那股气息波动散发开来使得整片天际的空气都变得躁动不安了起来,各方势力的修者眸光一沉,都是露出几分凝重和诧异之色。

这骨爪好像钢铁一般锋利无比,一丝丝黑气之下寒光灿灿,气息流动之那虚空都是扭曲了起来,在黑气的缭绕之下,那骆森脸色也是变得越发狰狞了起来。

“这气息似乎像似…!”雪圣宫那位银发长老眉头一弯,一脸疑惑,不由瞅向旁边的长老。

“这似乎是魔气啊!”旁边的长老眸子一眯,道,“这骆森怎么有如此兵刃存在?”

“这事情有些怪异!”银发长老连连摇头,一脸凝重。

刷!

不等各方势力的修者琢磨出个什么道来,一道破空之声徒然响彻开来,随后众人猛然抬头,便是发现,那骆森狰狞一笑,手持那巨大骨爪一丝丝邪恶的黑气席卷而出,便向着前方的禁制撕裂而去!

“他要撕裂开这禁制!”众人皆是发出一声惊呼。

嗡!

巨爪落下,似有黑云涌动,笼罩了天地,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那片连半步阴阳之境都无法撕裂开来的禁制封印,便是在那巨爪之下,深深撕裂出了一个口子。

呼呼!

口子撕裂开来,整个禁制光幕都是猛然一颤,光芒暴涨有着玄奥的纹路要来抵御这道外来之力,可是那骨爪之上所弥漫出来的黑气,似乎天生就有着一中腐蚀之力,那些玄奥的纹路还没有流转开来,就被一股邪恶的黑气所腐蚀散去。

嗡!

一个光门,便是被生生撕裂了开来。

“禁制就这么被撕裂了?”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有如此威力!”

“这禁制可是连半步阴阳境都无法撕裂啊!”众人皆是一脸震撼的紧盯着虚空,那骆森可不过阳玄圆满之境啊!

“桀桀,这天魔噬元爪果然厉害,虽然这还不是真正的天魔之骨炼制而成,威力却堪比神兵利器!”骆森阴森一笑,随后那身形便是向着那撕裂开来的裂缝没去。

“不好,这家伙要去杀那韩宇!”各方势力修者皆是猛然醒悟发出惊呼之声。

“该死的家伙!”雪圣宫两位长老一脸凝重,相视一眼后,身形一晃,鬼魅一般出现在禁制之前,百丈大手凭空爪去,似乎要阻止那骆森。

“嘿嘿,今天谁也救不了他!”骆森阴森一笑,身形已经进入了光幕之内随后,他手诀引动,有着一道邪恶的法印凝聚成形,嗡的一声被他打入了光幕之内。

“这是!”瞧得骆森临走,施出来的法印,众人皆是一愣。

嗡!

然后,便在那黑色法印没入光幕之上后,那片已经愈合的禁制光幕徒然光华闪烁,一些玄奥的纹路,开始紊乱了起来,好像被堵塞的河流,已经失去了正常运作的功能。

“刷!”

雪圣宫两位长老,手诀引动,催动了法牌,要以雪圣宫的法门撕裂禁制进入里面阻止骆森。

砰!

然而,当他们法牌之中掠出的光芒没入前方禁制中后想象之中的撕裂封印便没有出现,反而有着一股狂暴的能量波动席卷而来,将他掀飞十丈之外,乱发舞动,颇为狼狈。

“该死的,他在禁制上做了手脚,破坏了阵法!”银发长老稳住身形,眸光凝视前方,不由破口大骂。

“怎么办?”旁边的长老也是一脸着急,道,“那骆森颇为诡异,他此行一去,韩宇必死无疑,若是如此,圣女肯定会责怪我们,后果难料啊!”

“唉,这是我们的失职,没有想到骆森有如此手段,可撕裂封印,还将之破坏了。”银发老者眉头一皱,随后道,“现在只有将此事禀告宫主,让她定夺了!”

“恩!”旁边长老连连点头,道,“现在也只有如此了。”

说完,那银发长老便是催动法牌,发出了一道信息。

“希望这小子福大命大,可以等到宫主来此吧!”两位长老凝视前方禁制光幕,皆是不由摇了摇头。

“如此青年才俊,若就此陨落,实在可惜!”

“现在就看他自己的能耐了!”各方势力的修者眉头紧皱都是一脸凝重,连连扼腕叹息。

雪圣宫和这处禁地相隔甚远,就算宫主即刻动身,也是难以及时赶来施以援手啊!

含山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盐池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是哪个
河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邢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