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逆流成沙第五十二章身体里的秘密

2020-01-25 08:27: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流成沙 第五十二章 身体里的“秘密”

众人在看到戴飞几个人在短短数息时间就变得苍老干黄之后,就开始惊慌起来了,以至于当苏含欢看他们的时候,有些人甚至发出了“不要杀我”之类的惊叫。

仿佛苏含欢现在就是一个恶魔,被她看一眼就会被抽干自己的身体。

“你们……这是你们的首领,是他干的。”苏含欢急于解释。

“你们自己看看,他们又开始蛊惑你们了,我离他们那么远,是怎么干的,再说了,这种把人吸干的力量明显就是巫术。”廖志成不肯承认。

“求您救救我们,首领,全都是戴飞,是他们受到这几个人的蛊惑,与我们并无关系。”有人说道。

“对,这不关我们的事,全是巫术。”有人附和。

苏含欢感觉这真的是一群没有人性的人,突然有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腕,她低头,地下伸出了一只黑色的是手。下一刻就要把它往地下拽。

看来刚才戴飞就是这样被拉入地下的。

她瞬间用手抓住那只手,手和脚同时用力,想把那人从地下拉上来,果然这一拉,就把手臂从地下拉了上来,没错,仅仅是一个手臂。

一只断臂,着实让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自己看,这分明就是底下有人在搞鬼。”苏含欢指着断臂。

“不过是你障眼的把戏。”廖志成说。

再说谢潘磊,箭矢变成冰块之后,就碎裂了。但是这只是攻击的开始,只见廖志成扔掉弓箭,手上多的是一根皮鞭。皮鞭很长,狠狠一甩,就出现在了身侧。谢潘磊徒手一抓。他的手还是玄冰手的样子,所以,皮鞭从他握的地方开始变成冰块,变成冰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顺着鞭子击中廖志成了,却在这一刻,皮鞭上多了一层电光,将附着在皮鞭上的冰块震碎。谢潘磊只好松手。

刚才的攻击强度,应该是归灵境,突然觉得很奇怪,他的攻击技巧,好像经过了一番训练,还有这实力,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么强。

王波天此时带着异常衰老的戴飞与苏含欢汇合,这个时候,宁素,身边又多出来两个人,刘斌,胡丛林,三人围上了苏含欢王波天两个人,这三个人都是悟灵境的水平,王波天能感觉到,他们给了他一种冲击感,这应该就是弱者对强者的一种感知。

“你躲在后边,保护好戴飞,这三个人我来解决。”苏含欢说着。

“好。”王波天也知道,他这个时候上去,八成也只是添麻烦罢了,一只手扶着戴飞,另一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极寒凝固。”一上手,苏含欢第一个想法就是抓住这三个人,因为刚才宁素偷袭王波天的速度有点快。所以以她自身为半径,她身前的地面呈弧形开始冻结。

“野火燎原。”胡丛林低喝一声,自己手中多了一团火焰,他用野火在自己的脚下画了一个圈,冰面并没有越过他的野火,接着火焰在空中旋转,分裂,一下变成了十几道火光,向着苏含欢投射去。

苏含欢正打算用玄冰墙挡下攻击的时候,她的面前多了一个和她个子一般高的红色盾牌。

这是,造型术?!回头瞄了一眼王波天,王波天对着他笑了一下。王波天记得,他师哥和杨古山都说过最基本的术就是控物术,他还记得第一次杨古山和师哥打架的时候,杨古山就是在关键时刻用控物术把盾牌立在了自己的面前。

苏含欢立刻把带着火的盾牌拿起来,扔了回去。“还给你!”

在王波天正打算感慨自己总算能帮一点忙了,又是一只从地下伸出来了黑手,握住了王波天的脚腕。接着王波天就被拉入了地下。

后面发生的声响苏含欢也听到了,可是前面的三个人怎么会给他机会呢?

三个人全都将灵力凝结在自己惯用的发力手上,将灵力用力的推出去,形成了巨大的灵力冲击波。

“极冰爆!”苏含欢也不敢耽搁,将自己的灵力与三人相撞,再炸裂开来,三人都被灵力的冲击波击退,地面上还留下了很长很长的划痕。

当苏含欢转头寻找王波天的时候,王波天已经不再地面上,她有些急,刚才还在想地下那个人去哪了,这下害王波天出问题了,突然想起来戴飞在自己面前变成六七十岁的样子,他现在特别恐慌如果王波天也变成那样了,自己该怎么交代呢?

再说被拖入地下的王波天周围全部都是土壤,有些甚至已经进入了他的嘴里,鼻子里,感觉自己就要窒息了,他的整个脸因为困难而变得涨红,尽管他自己并不知道,因为没有镜子。

接着他感觉得到有人在他的身上摸索,他的手脚都已经被绑住了,地下空间突然变得松弛起来,但是依旧没有光。

“照明。”有人低喝,这个时候,周围终于亮堂了起来,四周都是封闭的,全部的泥土,还有几副白骨,光源是一个人的手指,很明显,这是用灵力来照明,这个人自己也见过,是圣光部落里的的另外一位将军,任泽鑫。

记得自己在外面见到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很温柔的样子,不过这次在地下见到他,整个脸上青筋全部暴起,面色黝黑,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哎呦,你的小女朋友她弄坏了我的一只手臂,要把就让你做我新的手臂吧。”说着变态的在王波天脸上添了一口,又在王波天的胳膊上舔了一口。

“你变态啊。”王波天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在蔡外的世界中见到蔡外把别人的手指做成项链,不禁身体打了个寒颤。

“我就是啊,你能把我怎么办啊?我告诉你,我一直都渴望有一个更鲜活的身体,马上你的力量就要和我融为一体了。”任泽鑫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救命啊。”王波天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渍渍渍,来到这里的人,男人,女人,小孩,老头,都是这一句话,一点新意都没有,而我也总是说,你叫吧,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我也不想和你多费口舌了,现在,把你交给我吧。”说罢,鬼魅一笑,又在王波天另外一侧面颊上舔了一口,王波天能感觉到他的唾液让他如此反胃,可是接着,有一股热流从王波天的脸上流了下来,他以为是他的眼泪,可惜她猜错了,那是他的血。

没错,任泽鑫在他脸上除了舔了一口之外,接着就是用牙齿把王波天的脸上的嫩肉刺破,吮吸王波天的血液,灵力,魂力,精气神。

王波天感觉的到,他身体的血液正在从他的各个部位上涌,一直逆流到他的脸上,然后再由他的脸上,流入任泽鑫的嘴里。还有他的灵力,也夹杂着血液一起进入了任泽鑫的口中。

突然,任泽鑫松了口,舔了舔还在自己嘴边的血液。

“不得不说,你是我喝过最好喝的血液,修炼过得人果然不一样,我吸了有一会了,却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如此的完整,瞧,你脸上的伤口竟然开始愈合了,乖乖,你果然是个极品,不知道上面的两个人,又是什么味道呢?”

“你……”王波天想骂他,却发现自己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要使不上了,接着又在王波天的勃颈上咬了一口,开始吸食他的血液和灵力。

王波天的手脚都被捆绑住了,这个时候他全身上下的皮肤似乎都在缩水,他能看到自己的手掌渐渐变得苍老,我这是要死了吗?因为自己嘴里几乎已经快要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身体的灵力似乎也已经枯竭了。

“扑通——”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强有力的抖动了一下,如果是平常,他或许注意的并不明显,但现在,他很清楚地感受到心脏的跳动,甚至有了一种兴奋,不,这不是他的兴奋,是他心脏的兴奋,他的胸口开始泛起绿色的光,他还记得徐天明老师说过要控制,可是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光芒自己根本就抑制不住。

任泽鑫也发现自己身下的少年发出的绿光,正想松开嘴看一下的时候,身下少年的身体出现了一株绿色的植物,直戳他的心脏,他急忙防护,他的的灵力屏障在这个绿色的树苗面前显得这么的不堪一击,树苗将自己的枝条贯穿进了任泽鑫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王波天感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向他的身体注入新的生机,这个生机的源头是任泽鑫,扎根在任泽鑫身体里的树苗源源不断的戏曲的任泽鑫的生命力量,来补给王波天,王波天意识又渐渐回归自己的脑海。

这是一股什么力量?王波天惊骇。

这是他第一次目睹自己身体中的力量,还有刚才的树苗,莫不是自己心境里的那个小树苗?任泽鑫已经死透了,和他之前杀死的人一样,是被吸干了生命力,想来也是罪有应得吧。

由于任泽鑫死了,束缚住王波天的灵力捆绑也解除了,周围也黑暗了起来,只是那株从他身体里蔓延出的树苗也重新没入他的体内。

苏州圣爱医院可靠吗
忻州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河南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宁夏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太原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