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七十五章——打劫

2019-12-04 12:2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万界 正文 正文_第六百七十五章——打劫

祁继与敖景天走出来后,祁继瞄了一眼香露,但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林允,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林允,查探着林允的实力。

而林允被祁继看的发毛,十分不安地向后退了半步。因为眼前这一人一龙,实在是太过怪异了。这人倒还好,就是痞气十足,像个街头无赖。可是那头龙,却怪异的很。一身血肉与寒冰组成的身躯,看上去十分诡异,但却显得精美绝伦。

林允心中暗道:“这头冰龙恐怕是深藏龙族的变异天才,这个人族小子,一定就是那个叫做景天的仆从。不知道这小子怎么进来了水晶宫,这么快就抱上了一条粗大腿,真是可恨之极。”

林允想到此处,便朝着敖景天躬身拜去,“晚辈三仙岛林允,见过前辈。”

祁继看着林允朝着敖景天拜去,当即就知道林允误会了两人的身份。毕竟敖景天一条冰龙,又是在水晶宫,单是卖相也比祁继更像个主人。

祁继当即转身对敖景天,说道:“景天,这小子给你请安呢。”

敖景天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对着林允呵斥道:“敢对我主人不敬,你这是找死。”

祁继见状,又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教育道:“景天,都与你说了,不要动不动就杀人,这小子留着有用的。”

林允看着祁继与敖景天的对话,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快要颠覆了。这么一头强大的冰龙,居然是这个看上去弱的可怜的少年的仆从。

就连旁边的香露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心中暗道:“难道他真的是祁继,不但能屠龙,还会训龙?”

等祁继教育完了敖景天,这才朝着林允走去,问道:“就是你刚才说我鬼鬼祟祟的吗?”

林允一时接受不了现状,居然茫然地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便摇了摇头。

祁继一脸无赖的样子,问道:“那到底是不是?”

林允看了一眼已经成了一滩碎肉的沙克,又看了看被困在渔内的香露,似乎没人可以在推诿下去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前辈,刚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林允看着祁继,他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深浅,不过能收服那么强大的一头冰龙,恐怕也是个实力惊人的老怪物。所以林允说话处处小心,不敢得罪祁继丝毫。

祁继挖了挖耳朵说道:“你小子还算识相!把那头角鲨留下的宝物都给我拿过来。”

林允连连点头,立马将那些从沙克尸身上得来的宝物,全都交给了祁继。祁继看也不看,便收入了玄天塔,随后对林允说道:“我看你那个蓝色的大钟不错,也给我拿来。”

听到祁继这话,林允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祁继要去沙克的东西,也无话可说,可现在祁继居然要他的的宝物,这不禁使得他有些为难了。因为这葬海钟根本不是他的,而是他来水晶宫之前,一位三仙岛的岛主借给他的。

若是失了这葬海钟,那他也就不用回三仙岛了,因为那位岛主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林允思索许久,才对祁继说道:“前辈,这有些过了吧。这葬海钟

,可是我的东西。”

祁继很坦然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是你的东西。抢劫嘛,当然是要你的东西了,难不成还给你啊!”

林允听了祁继这话,算是彻底明白祁继的意思了。他知道祁继一定有十足把握杀了他,所以才跟他玩一玩这最后猫捉老鼠的游戏。

林允脸色阴沉,他虽然没有把握与那头冰龙交手,但是逃命的手段却还是有几种的。

于是,林允对着祁继说道:“前辈,我可是三仙岛方壶岛岛主的弟子。”

祁继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你说过了,三仙岛嘛!好了,把东西拿出来吧。”

林允当即一愣,随即却也明白了过来。在这水晶宫之中,完全与外界隔绝,这个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就算祁继把他杀了,等到了外面,也没人知道是祁继杀了他的。

林允眼神流转,已经开始四处打量,随时准备逃脱了。

祁继看了一眼林允,说道:“小子眼珠转得挺快的,想逃吧?逃吧,我让你走,你要是能出去,我就不抢你了。”

林允顿时一惊,不知道祁继这是在与他开玩笑,还是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虽然不知道祁继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林允却不想坐以待毙,当即脚下生风,猛地朝着一条空间通道飞了出去。

“嘭!”

一声闷响过后,林允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刚才他使出全力,朝着那条空间通道跑去,可却好似撞在了钢板上了似的。几乎半边身子,都撞的发麻了。

这时,林允朝着那空间通道看去,疑惑地伸出手去摸了摸。结果在空间通道之上,居然亮起了一层符文。这层符文就好似一扇大门似的,将这条空间通道完全封闭了起来。

而这些符文,则正是敖景天使出的太子符文。刚才祁继与敖景天躲在远处,便是让敖景天暗中封印起了练功场,就是防止这林允逃脱。

祁继看着撞的七荤八素的林允,说道:“你倒是跑啊!”

林允这才明白,原来祁继早就布置好了一切,跟他说那么多话,完全就是为了戏弄他。

林允当即站起身来,愤恨地看着祁继,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祁继两手摊开,“抢劫啊!你以为呢,跟你说了这么久,你还不明白吗?”

林允面色阴沉,“我把葬海钟给你,你就会放过我吗?”

祁继笑道:“看清楚状况好不好,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我若是你,我现在就把所有宝物都献上来,相近办法把我哄开心,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看着祁继无赖的样子,香露不禁破涕为笑,而且还笑出了声来。

祁继白了她一眼,说道:“小奴隶,你别笑,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香露顿时脸色一沉,不满地骂道:“你这个流氓,无赖!”

祁继没有继续理会她,转而看向林允,“想清楚了没有?”

林允脸色阴沉,最终还是拿出了葬海钟,抛给了祁继。祁继则是毫不客气,直接将葬海钟收入了玄天塔中

祁继随即朝着敖景天摆了摆手,敖景天手上符文亮起,封闭通道的符文顿时也闪烁了一下,便消失了。

林允试探着摸了一把,封闭符文果然消失了。

林允看向祁继,沉声问道:“阁下拿了我的东西,总要给我留下个名号吧?”

祁继冷笑一声,“你当我傻啊!”

香露却在此时,突然大叫一声,“他叫祁继!”

林允听到香露的话,顿时脸色一变,转身就要往外跑。可结果,又是‘嘭’的一声。

祁继耸了耸肩,说道:“我又没说放你走,你着什么急吗?”

四川护理职业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河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哪个医院治疗的好
西宁那里治疗癫痫最好
云南看妇科哪个医院好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