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掌御星辰 第246章 梁上君子

2020-01-16 23:2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掌御星辰 第246章 梁上君子

夜色如水,凌动离开丹王宫从药师府出来之时,已经星斗满天。

丹痴元晨的接风宴虽然简单,却处处透露着一丝奢华。就连漱。用的茶水,都是三星山脉深处的云雾灵茶,凌动记得,一两云雾灵茶,最低价都是10颗中品晶石!这炼丹师的财富,果然不是可以用金银能够衡量的!

一场接风宴,凌动与元晨断断续续的吃了大半天,到最后,那张百年金丝木做就的餐桌却变成了药草展示台。

接风宴的大半时间,倒变成了凌动与元晨的炼丹经验交流会,一些平常在炼丹过程中发现的微末药性的变化,都让凌动如获至宝,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经验。

直到仆役提醒要不要准备客房的时候,二人这才发觉,已经到午夜时分了。虽然元晨执意留凌动在丹王宫休息,但凌动还是坚持要离开!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

至于有关天地宝器的事情,凌动也没敢多提,只是隐隐约约的提了一耳朵。元晨的回答让凌动有些失望!

元晨对天地宝器的认知,也仅限于知道天地宝器这个名字而已。

在那满天星辰银光的映照下行走,凌动感觉浑身舒服无比。尤其是在这种晴朗静谧的夜空下,凌动竟然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就仿佛他是黑夜中的王者一般。

这种状态下,凌动神魂识海内的降星盘,也一扫那种沉寂在神魂识海深处的状态,开始缓慢的旋转起来。

这一次,却没有七彩星光从降星盘内喷吐出来,只有降星盘在那里默默的旋转,凌动就只有一种感觉,感觉头顶凉凉的。

帝都摇光城庞大无比,药师府与凌动现在居住的毕鹏程的宅院所在的黑虎大街,倒是有好大一段距离!所幸是在夜晚,虽然没有代步的工具,但是施展身法疾掠,花费的时间也不多!

“看来,是时候在帝都置点产业,买点奴仆,养几匹骏马了!”由于施展身法疾掠,路上被一拨帝都黑弩禁卫军拦下盘查之后,凌动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所幸凌动有那枚玉鼎徽章,纵然是黑弩禁卫军,见到这玉鼎徽章也是惶恐不已。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黑虎大街毕鹏程的宅院。

到了宅院门口,不欲打搅他人的凌动,正准备翻墙而入,悄悄的修炼休息。在轻轻的拔起跃过院墙的刹那,凌动心中突地一动,准备直接翻上房顶修炼的的动作骤然停下,眼中爆出骇人的精光!

因为凌动突然感应到,他昨晚休息了的客房之内,有一道隐匿极深的若有苦无的气息。若不是他开启了神魂识海,恐怕还感应不到这股若有若无的气息。

轻若无声的落到院中,凌动脚下猛地涌出一层极薄的青色罡气,这层青色罡气,却是将凌动落地的脚步声彻底的掩盖了。

就是称之为落地无声也不为过!

在走到院中的时候,只要凌动稍稍凝神感应,毕鹏程整个院落中的情况就了若指掌!

离此五十米的主人房中,一个人正在睡觉,如果凌动没猜错,那人应该就是回来的毕鹏程!侧边的耳房中,还有两个人,应该是毕鹏程置在院落中的侍婢。

而昨晚凌动与紫瑶休息的客房中,此时却藏着一个人,一个凌动必须凝神才能感应到的人!若不是刚才来时,神魂识海中降星盘的旋转发出的凉意让凌动精神异常,否则还发现不了!

“那个人会是谁呢?难道是紫瑶?”凌动有些疑惑。但若是紫瑶,应该不会这样隐藏吧?而且按凌动感应到的位置,那个人似乎藏在屋顶处,也就是梁上。

“难道有梁上君子?又或者是有人要对我不利?”刚来帝都,凌动自忖没有什么大仇家,真要有,那平郡王毕鹏飞算一个,但毕鹏飞应该没有这么弱智吧?派人来刺杀他?

找不出答案,凌动便欲一探究竟,小心接近客房之后,凌动到了一扇窗户之下,准备从这扇窗户突入,一举擒敌!

“叮!”在走向房门的道理,刚刚接近窗户的刹那,凌动突地感觉到他的腿部,似乎极其轻微的碰到了一根丝线,丝线崩断的刹那,发出了一声轻脆的叮响声!

“狡诈!”刚到声音的刹那,凌动极为古怪之极,便知道踩中了对方的示警陷阱。脚上青色光芒大亮的同时,整个人舍弃了窗户,扑向了客房正门!

“砰!”连人带剑化作一团青罡,凌动直接撞碎了大门,手中握着地煞下品的剑器,却是斩出了一道剑罡,轰向了疾扑向他的那道青色彩子!

“地煞初期?地煞一层的武者?”交手的刹那,凌动就判断出了埋伏的那名武者的实力。而且这人用的剑器乃是一柄长不过儿臂的短剑,接近凌动之后,剑剑致命,狠辣异常,而且黑衣蒙面,颇有几分刺客的样子!

眨眼间,凌动就与这名身法极其灵活的地煞一层的刺客交手十几记。

这一次,凌动却是没有动用神秘黑剑和摇光散,只是用其它的普通战技攻击,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实力相差不是太大的武者,凌动突然有了检验一下自己实力的想法!

不过没过一两分钟,凌动就后悔了。没必要拿自己的命来检验!凌动敢肯定,眼前这人,绝对是一位冷血刺客。

常常能够极其诡异的从人意想不到的角度进攻,而且从凌动进门到现在,这刺客压根就没离开凌动周身两米,剑剑不离要害!

若是凌动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恐怕这会已经着了这刺客的道了!

左手探出,猛地凝聚出并不浓厚的青光大手,一掌抓向刺客的短剑之极,凌动右手之中的地煞下品的剑器却是消失,换上了那柄神秘黑剑!

在凌动看来,一位地煞一层的武者,还不值得他动用摇光散,要知道,每一记摇光散的轰出,那都可代表着大把银子啊!

“既然你欺负我近身没法发挥战斗力那我就让你尝尝近身战的威力!”暗道一声,凌动手中的神秘黑剑猛地亮起刺目的金光,短而促的破空声就响了起来!

在那刺客一楞的刹那,凌动抓向那刺客短剑的青光大手猛地光华大放,在极短的时间内,几乎浓郁了一倍,速度也加快了一部!

刹那间,就将那柄毒辣异常的短剑擒拿到了青光大手之中,而凌动手中闪烁着刺目金光的神秘黑剑,却是毫不留情的砸了过去!

凌动可不认来,抓住对方的武器,就算是制服了这刺客!

凌动感觉到,被他抓在青光大手中的短剑猛地挣扎了一下,但却没有挣脱,随后,却传出了一声有些悦耳的惊呼声:“先天八层的修为这怎么可能?”

“晚了!”虽然凌动听着这声音有些耳熟,但是神秘黑剑的去势却是丝毫不慢。

“砰”剧烈的轰响声让房顶的灰尘都簌簌的掉落,那刺客的惊呼声嘎然则止,手中的短剑和另一个物品猛地发出土黄色光芒的东西从手中掉落,发出闷响声,那刺客本人却是被凌动的神秘黑剑一击给轰得倒飞而起!

刺客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撞到客房的后墙之上,然后又掉砰地掉落在地面上。不过让凌动惊讶的是大口大口的吐出数口鲜血之后,那刺客,竟然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就在凌动再次准备飞身扑击的刹那,那黑衣蒙面的刺客,竟然一把扯掉了蒙面的黑纱,极为痛苦的说道:“凌凌公子,故人来访你就是这样……”对待的吗?”

“恶客上门,岂能不放手咦?”听到这似乎是求和的声音,凌动冷笑之际,眼前突地出现了一精致异常的玉容!

“柳瑶光?柳大家?怎地是你?”凌动突地发现,这招招毒辣要人命的黑衣刺客,竟然是他的老相识柳瑶光!

凌动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这个柳瑶光是平郡王毕鹏飞派来刺杀他的!但凌动马上就否决了,应该不是平郡王毕鹏飞派来搂!

若是那平郡王毕鹏飞真的能指使得动那柳瑶光,昨天柳瑶光在那瑶光会就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毕鹏飞面子,让毕鹏飞负气丢脸的离开。

那柳瑶光一时之间楞在这里,凌动却是凝神静气,小心的戒备,他可不认为这柳瑶光是真来访故人的!

而且这客房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那毕鹏程还有奴仆都没有动静,那只有一个可能,毕鹏程和那些个奴仆,被这柳瑶光给制住了!以柳瑶光的地煞一层的功力,制住毕鹏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咳……“凌公子这一剑……“可真狠,若不是……”奴家有一件戊土地甲盾护身,今遭就真的惨死在凌公子的剑下了!”柳瑶光以手抚胸,却是有一种我见犹怜的味道,那姿态,足以令所有男人顿生怜悯。

凌动却是不为所动,这种媚术,他见得多了,手中的黑剑平举,遥遥锁定柳瑶光:“柳大家,你到底来做什么?否则别怪我辣手摧花!”

对于凌动表情,柳瑶光有点意外,随即却又风情万种的一笑:“还能做什么,奴家此来给凌公子送你要的宝贝来着!”

“宝贝?什么宝贝?”凌动在刹那之间,就想到了御星环!

临潼区人民医院
烟台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沧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济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乌鲁木齐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