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苍茫月 第二十九章 月轮之变

2019-10-12 19:04: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茫月 第二十九章 月轮之变

“灵器,不同于普通兵器或异器。凡是灵器都是有灵性的,甚至有些强大的灵器会化出器灵。”影帆认真的説道。

“器灵?”雪臻不解的问道。

“没错,这器灵也就是……不对,没有什么器灵,我乱説的。”影帆正打算给雪臻解释什么是器灵,却猛然想起什么,连忙掩饰起来。

“什么器灵不器灵的,你究竟在説些什么?”雪臻被影帆一下説糊涂了。

“咳咳

,是灵器,对,是灵器。刚刚是我説反了。你不用记在心上。”影帆背后流着冷汗。自己怎么差diǎn对他将修仙上的説出来了。以后一定要注意,否则什么时候不xiǎo心説漏了嘴,可就糟糕了。

“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什么是灵器呀!”雪臻被影帆説急了。自己听了半天,影帆究竟在説些什么,自己真是一diǎn都没懂。

“咳咳,那个,你也不需要太较真,这个,你只需要知道灵器就是代表着武器拥有灵性就对了。其他的跟你説了你也不会理解。”影帆轻咳了两声,将灵器的事一笔带过。

雪臻忍不住白了一眼影帆。搞了半天就是在逗自己玩。没兴趣搭理影帆,雪臻转过头看向了手中的月轮。

“咦?奇怪了。”雪臻惊呼一声。

“又怎么了?”影帆问道。

“你看。”雪臻将手中的月轮举起来,説道“我明明记得刚才在和你对招的时候,月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现在,现在怎么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听到雪臻的话,影帆不禁仔细打量起那的月轮,发现真的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长度变了回去,那通体的血色纹路也消失了。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变化的样子。

“这有什么,灵器能发生变化是很正常的事情。”影帆想着雪臻解释道。

“那为什么以前从没有变化过呢?”雪臻仔细回想了一下,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八成是你太弱,或者你还没有学会怎样控制它吧。”影帆轻佻的説道。

“原来如此。”雪臻轻微的diǎn了diǎn头,若有所思的説道。

影帆皱着眉头看着雪臻。灵器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手中呢?按理説,雪臻所在的韩家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家族罢了,怎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灵器呢?貌似那月轮比之我的守护之剑还要强大啊。

“嗯?对了!如果説我的月轮是灵器的话,你的那把剑也是一件灵器咯?”雪臻手指着横躺在影帆脚边的守护之剑,説道。

“没错,我的守护之剑确实也是一件灵器。”影帆将守护之剑捡起,用袖口擦了擦,diǎn着头説道。

反手将剑背在背后,抬起头对着雪臻説道:“好了,我测验的目的也达到了,现在先去吃饭吧。下午你可还要继续练习基础招式呢。”

“你这样……”雪臻指着影帆的胸部:“好歹换一身行头再去吧。”

“不用啦,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影帆一伸手搭在雪臻的脖子上,拽着雪臻就向银城走去。

“喵呜。”幽玄紧紧很在两人后面。这一幕,和几天前雪臻初次遇到影帆的情景多么相似……

“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那么着急来吃饭,原来是打了算盘要黑我!”百味楼门口,雪臻黑着一张脸,对着一旁正在拿竹签子剔牙的影帆説道。

“什么叫我打了算盘要黑你啊。我不是看你练了一早上,累了虚了,所以来这百味楼给你补补吗?再説,你刚刚不也吃的挺香吗?”影帆将口中的竹签子吐出,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肚子,显得意犹未尽。

“我……”雪臻被气的説不话。自己吃的挺香?自己那是不想浪费自己的钱!花那么多钱,就为吃一顿饭,不吃回来怎么行?

“喵呜。”幽玄卧在雪臻肩头,朝着影帆叫了一声,仿佛在帮自己的主人説话。

“呵呵,两位,咱们有见面了呀!”

説话间,一少女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呃,你是?”影帆见眼前突然跳出个少女,不禁问道。

“呵呵,这么快就忘了?前几天,就在你们身后的百味楼里,我们见过面的呀。”少女微笑的提醒着两人。

“呃……”影帆刚想説什么,就被雪臻拉倒了一旁。

“你干什么?”影帆看着雪臻説道。

“你想不起来了?那天,我们两个人在百味楼里,教训了云家长老的孙子和祁家二少。当是她可是就在一旁看着的啊。”雪臻对着影帆説道。

听到雪臻所説,影帆将信将疑的回头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少女。

“嘶,好像还真的是啊,”立马转过头,影帆对着雪臻説道。

“什么叫好像啊?那根本就是!”雪臻翻了一个白眼,説道。

“这样説,她是敌人喽。”影帆想了想,説道。

“不。”雪臻摇了摇头,説道:“敌人説不上,那天我将发生的告诉了韩宇哥他们以后,韩宇哥还特别叮嘱过,説要xiǎo心提防她。”

“提防她……”

“两位,想起我来了吗?”就在影帆开口要问为什么的时候,少女再次走近两人,微笑着问道。

“呃……当然,我们怎么会忘记呢?不过,虽然我们记得你,但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请问,是不是能先介绍一下自己呢?”影帆立马转过身,扯开了话题。

“在问别人名字之前,两位是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呢?”少女没有回答影帆的问题,反而反过来问起了两人的名字。

“雪臻,他是影帆。”雪臻开口回答道。

“我叫祁铃水。我想,这身为韩家二少的雪臻应该不会陌生吧。”説着,少女便对着雪臻笑了笑。

“祁家天才少女,祁铃水。我自然认得。”雪臻摸了摸肩头上幽玄的头部,説道。

“呵呵,説天才,在你面前可真是取笑了。五年间,就从初月境一级升到了残月境四级,只怕整个银城也没人有如此天赋啊。”祁铃水看着雪臻,缓缓的説道。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地理位置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程俊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具体位置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彭彬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能刷医保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