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兽域狂啸 第九十七回 魔穴解围

2019-12-04 14:37: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兽域狂啸 第九十七回 魔穴解围

林啸心念一动,浑身蓝光大盛,做好了硬扛高温烈焰的准备。

有些本能,经外界触发过一次后,便能成为自主掌握的一种能力,现在的林啸,已经能够控制这种能抵御高温的异能了。

可飞天烈焰蜈蚣巨嘴中的红光连闪了几下,却最终一黯,它也浑身一阵抽搐,巨大的脑袋“轰”一声软瘫了下来,似乎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

看来,这条飞天烈焰蜈蚣受的伤真是不轻。

趁你病,要你命,今天就结果了你。

想到自己有可能干掉一条七阶的魔虫王,林啸眼中闪现出异常的兴奋,挥刀就要直取那条赤链蜈蚣和那只长尾蝎,要杀魔虫王,必须得先干掉这对门神。

可林啸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骚动,如远处一道巨大的涌潮奔腾而来。

林啸忙“托”的一下跳离战团,回头一看,不由得又惊又喜。

只见那一大片正在围攻象人防线的魔虫们一听到魔虫王的尖啸,稍一迟疑,马上便掉转身子,成群地返回救驾,一路啸叫着,气势汹汹。

林啸一见这情景,一方面因自己这围魏救赵之计已经成功大半,心里很是高兴,另一方面也深觉遗憾,因为勤王大军已至,今天自己再想要这只魔虫王的性命恐怕已经没机会了。

刚才被林啸逼得连连后退的赤链蜈蚣和长尾蝎见来了援兵,全都发出兴奋的嘶叫,不要命地扑上前来,林啸知道,它们是想拖住自己,只要大部队一撤回,他便插翅难飞了。

林啸旋风般连劈数刀,逼退了赤链蜈蚣和长尾蝎,还斩断了长尾蝎的一只脚,但长尾蝎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只顾拼命与他纠缠。

象人战线与魔虫王盘踞之处相距只有约一千米,这些三、四阶的魔虫速度极快,一路飞沙走石,如一股洪流,十数息后便已经冲到了眼前,迅速四下合围。

一旦被这魔虫群给围在了中间,那真的就完了。

林啸银牙一咬,猛挥一刀,逼退眼前的两只魔虫,硬生生向后疾跃。

可这一跃实在是太过于勉强和冒险了,只听“嚓”一声,白光一闪,一道风刃正好劈在林啸的胸甲上。

林啸那由地精打制,两层银犀皮中夹着精钢片的胸甲如一块脆纸板,轰然碎裂,碎片横飞,如被狙击枪击中一般。

林啸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他喉头一甜,在空中“噗”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但这道风刃,无意中却让林啸这一跃的距离大大增加,远远飞出去十数丈才落地。

林啸一落地,来不及察看伤势,忍痛双脚猛然一蹬,向后一个跟头翻出,从即将合围的魔虫群中跳将出来。

从左右包抄而来的两股魔虫就在刚才林啸落地处轰然撞在了一起,林啸只要慢上半秒,便会被淹没在这一片张牙舞爪的魔虫洪流之中。

魔虫们见没将林啸留住,齐齐发出可怕的嘶啸,又转身向林啸逃离的方向扑来。

而此时的林啸,却正跌坐在地,一头的冷汗,刚才这一阵折腾,胸口处的剧痛又强烈了数倍,每一下呼吸都会牵动这种剧痛,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胸甲上是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刀痕,从中汩汩渗流出鲜红的血液。

魔虫群转瞬即至,为首的数只已经扑到了林啸面前,利爪高举,毒牙大张,便要将林啸撕咬成碎片。

就在这时,一道亮如闪电的光芒在魔虫群中自左向右一掠而过。

整个魔虫群前面十数排被这光芒一照,如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浑身一震,一动也不动了,呆立着如同雕塑一般。

林啸的手中,赫然拿着一个碗大的螺壳,从中射出一道雪亮的冷色光芒,这道光是如此强烈,既然是在大白天,在烈日之下,也无法将它掩盖。

生死瞬间,林啸脑子一激灵,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这个改造过的“摄魂珠”。

这摄魂光照在眼睛上,被照之人会意识尽丧,现在看来,它对一切活物,都有效果。

林啸以刀柱地,挣扎着站起身来,向着身后的山坡挪动。

他刚踉跄着走出两步,群雕般的魔虫们突然又恢复了行动,就像一片死水又沸腾了起来,重新向林啸扑来。

林啸忙举起摄魂珠,环扫一圈,将这些魔虫重新定住。

针对灵魂和精神的法宝,对象越原始,起作用的时间越短,强度越小。

当摄魂光从左扫到右时,最左边的魔虫便已经恢复了行动,于是,林啸只得一边忍着剧痛向山坡上慢慢挪动,一边不断以摄魂光左右扫照。

林啸左右环扫,魔虫群层层推进,双方的距离始终无法拉开,只相隔数米的距离相持着慢慢地沿山坡而上。

而此时,象人那边已经形势大变。

就在魔虫王飞天烈焰蜈蚣发出那声骇人的嘶叫时,所有正在疯狂进攻象人战线的魔虫们皆浑身一滞,紧接着,它们如在战场上听到撤退号角的战士,虽心有不甘,却毫不犹豫地如退潮般退去。

“不要轻举妄动!保持战线!”在象人战线的正中,一个身材格外巍峨,对,就是巍峨,几近三米的巨人沉声大呼,阻止了几位想上前追击的年轻象人。

这名巨人年约三十岁上下,虽然年纪不大,却一脸的沉稳和坚毅,二度狂化后那巨大的耳朵,微伸出口唇外的两颗白色弯牙使他在战线中格外的引人注目。

他便是象族的族长象巍,象族唯一一个自主二度狂化的勇士,也是苦战至现在,战线中唯一还能保持狂化的战士。

“族长,这是怎么回事?”象巍身边的一个战士疑惑地问。

“好像是有人在帮我们解围!?但也可能是这些魔物的伎俩,大家不要乱,保持住战线!”象巍一边眯着眼睛,极力向千米之外,已经被漫天尘土掩盖人营地看去,一边高声发出命令。

“族长,你看!”另一个象族战士指着左侧的山坡惊叫。

只见从山坡上,箭一般射下一队人马,速度快得惊人。

“象巍老弟,我豹勃来迟了。”这队人马中,有一人高声呼叫。

“是猎豹人!”象巍那已经血红的眼睛中一片惊喜。

话音刚落,豹勃已经冲到了象巍的眼前,他止住身形,急切地说道:“象巍老弟,不要迟疑,快跟我们撤,翻过山去。”

象巍听了这话,知道刚才的异状果然是有人援手,并非什么阴谋,便果断地将手一挥,大呼:“所有族人,向左侧山坡撤退,除了兵器,丢下一切东西!”

两千多男女象人迈开脚步,向着山坡急奔,连大地都轻轻颤抖起来,这气势,比得上数万人的大军了。

魔虫们撤得如此彻底,象人们一路无阻,很快便登上了坡顶。

站在坡顶之上,整个战场便一览无余。

“豹勃兄弟,那是……”象巍忽然指着斜向山腰某处,惊问。

那里,雪亮的光芒左右环扫,成群的魔虫缓缓推进,在它们爪牙所指处,一个高大强健的年轻兽人正如返穴的猛虎,缓缓而退,面对群魔,无一丝一毫的怯意。

“他就是领我们来这里,并亲身犯险,将魔虫群引开的英雄!”豹勃的声音里充满着敬意。

“你们跟着猎豹族的兄弟们接着撤,越远越好。”象巍大声对正成群翻过山顶的象人们高呼一声,又转身对豹勃说道:“我要去支持那位好汉,绝不能让他孤身一人陷入重围。”

说罢,象巍挥舞着巨大的双手斧,斜向着冲下了山坡,豹勃紧随其后。

而犬朗和羊男已经抢在他俩前面冲了下去。

四人几乎前后脚冲到了林啸的身边。

“别用眼睛看我手中的光。”骤然见四人来援,林啸忙打起精神高声呼喊,又引起了胸口一阵剧痛。

四人一见这形势,便都知道了林啸手中法宝的厉害,哪里敢去看,皆发一声喝,直接冲向了魔虫群,刀斩斧劈,将那些呆立不动的魔虫一一砍翻。

形势骤变,之前林啸虽然能制住这些魔虫,却腾不手来砍杀,只能被动地后退,现在来了帮手,他负责定身,帮手们负责砍杀,魔虫们马上成片地倒下。

如果对手是人类,现在早已知道林啸手中光芒的厉害,自然会尽量避免被它直射双眼,然后再互相掩护着进攻,但魔虫毕竟是虫类

,只知一味蛮干,一次次被定身却依然不知吸取教训,直到被砍倒在地。

眨眼间,林啸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大批象族人和猎豹人返身杀至。

“你们怎么回来了!”象巍一斧将一只魔蝎脑袋劈成两半,一边回头怒斥。

“我们象人,绝不是只顾逃命,弃救命恩人与首领不顾的民族!”一位年轻的象人战士大呼。

象人,生性忠厚,重情重义,一旦认同了你,便会肝胆相照。

魔虫群马上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前排的一动不能动,眼睁睁被刀斧砍成碎片,后排的嘶叫着挤不上去,干着急。

忽然,从下方的象谷中传出一声将一切声音都掩盖住的骇人嘶吼,但只吼了半声,便颓然而止。

这是那条魔虫王――飞天烈焰蜈蚣的嘶叫声。

连云港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遵义看癫痫到哪家医院
深圳博爱曙光矫正龅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