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紫极天下 001. 无极时代,盛传婚讯

2020-01-16 21:1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极天下 001. 无极时代,盛传婚讯

自影族落败,影族的图腾被巫族撕碎、净化,不管是影族与巫族,还是影族与六界,这段旷日持久的阴谋战算是彻底拉下了帷幕。

而六界支柱翻天覆地的变化,才是创造了天连方另一个时代的标志,自太古神话时期、上古神话时期,到六界――这个漫长而复杂的过度时期,天连方终于迎来了崭新的时代――无极。

这是王紫亲自命名的时代,她有这个资格,也只有她有这个资格。

无论是太古、上古、亦或是六界,期间经历的动荡无数,和平时代也永远不可能一成不变,其中的变化谁也预料不到,更没有人能断言其中孰对孰错,尤其是经过了时间的沉淀,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似乎有着不可或缺的理由。

神界的隐匿并没有让这个世界太平,暗神族的驱逐也终是留下了隐患,而巫族,当初那个看似没什么大威胁的外族却成了六界诸多动荡的导火索。

抑制暗属性能量并没有让魔族安分,唯一庆幸的是,在魔族还没有失控之前,是王紫接管了魔族,让这头猛兽潜移默化的被驯服了。

王紫深知世间万物的不可预知性,不能以绝对的法则约束,在必要的框架内,必须有相对的纵容,允许天地生灵各自峥嵘,探索大道,是为无极。

而自那场与影族、与六界的世纪之战之后,此时已过五年。

五年,已经足够让原先那乌烟瘴气的六界渐渐重整旗鼓、走上正轨了。

五年前王紫几人恢复了神制,神界出现后很大程度的振奋了千疮百孔的六界,虽然在大战之中损耗巨大,但是神界的出现就好像在这苍穹之上撑起了一把遮天的大伞。

所有人都坚信,神界神秘而无与伦比的力量会让天连方越来越好,情况不可能再继续坏下去了,而经过了一场生死考验,活下来的人更是雄心勃勃,在这个半崩坏的无极时代,谁抓住了机会,谁就有可能成为将来或者更长远的霸主!

尤其是在仙界不再是占尽优势的一等界面的情况下,这片土地更加吸引了无数强者的争夺,暗属性的张扬也让魔界成为了香饽饽,无数人纷至沓来。

大战之后,冥界的魂兵悄声无息的退回了阴暗的七道,一如出现之时,来无影,去无踪,冥界的界门被牢牢关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这我行我素的风格,想到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冥王,似乎也理所当然起来。

不用怀疑,冥王在告诉所有人,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冥界不会变,也不会参与外界的俗事,当然,这里有个不用明说的前提――除非是王紫需要。

上界亦然,大战之后琉璃井和半月天的人第一时间被传送回上界,界门关闭,但并非永久性关闭了,而是改作了只许进不许出,强者有强者的生存环境,这是适应强者为尊的世界而打造的规则。

永恒星盘早已困不住王紫、冷殇以及简修文,三人已经成神,王紫更是无星宫的宫主,只需用法力制作影身,代为坐镇星宫便是。

五年来,天连方日趋稳定,逐渐恢复了生机,各个界面已有峥嵘之态,不管是对于天连方、还是对于王紫,如今可说是――尘埃落定了。

而如今,天连方似乎发生了大事,市井坊间皆是一片沸腾,仿佛有什么天大的喜事,那热烈的气氛经久不息,瞧着众人奔走相告,眉飞色舞的交换消息,光就看着,也叫人忍不住心潮澎湃。

这里是仙界的一个位面,已经快要入夜,黄昏时候,斜阳倾洒下来,正是热闹的时候,茶馆酒肆人声鼎沸,佣兵、冒险小队、散仙,亦或是家族历练的公子小姐,无不乐意在这个时候坐在人群中听听消息,放松精神。

茶馆三楼靠窗的位置,几个衣着贵气的男女围着方桌坐着,几人的气质在一群莽撞豪放的佣兵当中倒是显眼,但几人面色平静,这种差异显然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影响。

倒是有不少女子频频向此处看来,眉目含情,有大胆的甚至径直走过来攀谈,只是无一例外都被婉言拒绝了。

招惹如此多女子侧目的,却是其中的两个男子,一个男子一袭白衣,外罩一件紫衫,玉冠束发,额间一抹紫色玉石,贵气无比,腰间别一把折扇,正慢条斯理的饮茶,一双精明的桃花眼望着窗外,略显朦胧。

而另外一个男子一袭红衣,懒懒的靠坐,长长的墨发如锦缎一般,落在红木椅上打了个弯,又柔顺的落在地上,不少女子盯着那墨染过一般的头发,心中生出想要帮他捧在手中的冲动。

那男子的面容极其妖艳,毫不掩饰的张扬,即便只是静静不动,也有着震撼人心的存在感,引的不少女子怔怔的失了魂。

而罪魁祸首只用那修长的手指转动着茶杯,显的有些百无聊赖。

二人身边的同伴瞥了瞥两人,似是颇为无奈,这两人从来不知道低调所谓何意。

无论这一桌多么耀眼,多数人的注意却还是在那大汉身上,只因他带来的消息让众人兴奋不已。

“婚礼可就在下月初六啊!统帅可是广邀天下豪杰前往参加,当初与统帅并肩作战的老祖多数在列,更别说上界那些强者了!原来统帅的男人当中有两位便是那琉璃井和半月天的尊上!”

那大汉很是能说,这都说了快半个时辰,粗犷的声音在偌大的三楼回荡着,不时传来众人的惊叹声和附和声,大笑声亦是不曾间断。

那大汉一脚踩着长凳,一手叉腰,另一首拎着一个酒坛子,这会儿灌了一口酒,正要再喝时,仰着脖子不尽兴的笑骂了一声,“没酒还怎么讲!老子正讲到高兴处,小二莫愣着,快快上酒!”

原来那小二靠着柱子也听得入神,这会儿被大汉一嗓子吼的回了神,一甩汗巾跑了过来,顺手提了酒柜上的酒,“嘿嘿客官您的酒,本店别的没有,就是酒香,就是酒多,您想喝多少喝多少!只是……别喝醉了,大家伙可没故事可听了!”

“哈哈哈,大刀李,小二说得对,别一会儿你栽倒在这里,又吊了我们的胃口!”

“快说快说,只要你把昨天没说完的都补上,今儿的酒钱我给你出!”

那大汉大笑一声,拍开封泥灌了一口,笑骂,“去你的,一个店小二也敢调侃老子了,昨天老子哪是醉了?那是专门吊你们胃口的!哈哈哈……”

“那你倒是说啊!统帅的大婚到底在什么地方?到时怕是这无极时代最盛大的一场聚会了,唉,我等就是远远看上一眼也是此生无憾了啊!”

那大汉闻言,立刻便摇了摇头,“你死了这条心吧!就是远远看上一眼都不可能!我倒是知道那大婚的地点叫做桃花谷。

可那桃花谷在什么地方?却是没人知道的,听说是统帅的男人们专门为统帅找的世外桃源,别说天然的位置隐蔽,就外面的结界和伪装,里三层外三层的,就算把你带门口,你也别想靠近!

至于被邀请的人嘛,那也不是有地位就能去的,全看统帅的心意!要不是统帅不同意,如今这天下就是姓王了!而统帅的婚礼,必然是天下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去的!

听说统帅当初许下诺言,说要给自己男人们一场盛世婚典,让天下人都知道她心中所属,这才有了如此高调的婚礼,要不然平日里就是想见统帅一面都难!”

“啊?那岂不是连看一眼都没希望了?唉……”

闻言,众人的反应竟是一致的唉声叹气,按理说他们跟王紫非亲非故,不必如此伤感才是,可事实上却非如此,那感觉比佣兵任务失败还糟糕,同时也对能够前去婚礼的人羡慕不已。

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在坐的人都是从那场浩劫走过来的,王紫在他们心目中便是神一样的存在,对王紫的感情,他们也许是极尽虔诚的崇拜、敬畏,毫无理由的相信、景仰。

心目中的神要结婚了,他们理所当然的想见证女神幸福的时刻,也想亲眼见见能让女神走下神坛的男人们,至于传闻中那数目略显庞大的新郎团,他们毫无压力的接受了。

如果有人现在敢说王紫的夫君怎么那么多,那一定会遭到惨无人道的群殴,然后再接受激烈的洗脑,统帅值得最好的,别说三十个,就算是三百个,三千个,也照样有人愿意洗干净自荐枕席,并且会觉得无比荣耀。

这便是五年前大战之后遗留的、可怕的崇拜。

“嘿!大刀李,你可知道仙界还有哪些家族被请去了?”

一人忽然问道,仙界的局势已经稳定,当初的世外域虽然受到重创,但世外域的家族毕竟根基深厚,除了史家彻底完蛋之外,其它家族倒是在仙界早早站稳了脚跟。

其中最突出的当属宇文家、夏家、战家、曲南家,还有长天派了,众人打听着,别看只是一个婚礼的邀请名额而已,内里牵动的可不少,这甚至决定了以后仙界家族兴衰的风向标。

众人自然要考虑向着那些榜上有名的家族靠拢了……

“嘿嘿……”那大汉笑着拍了拍酒坛,却不说话,众人一看便明白了,这大刀李是个散仙,平日里在佣兵工会挂名,接一些任务谋生,平生没什么爱好,就好饮酒。

顿时便有人喊道:“你个酒鬼!看在你肚子里有东西的份儿上,我便请你喝它一个月的酒,随你喝多少,只要你痛快说完!”

“嘿嘿,当真?不论我喝多少?”

“我堂堂五品炼药师说的话还能有假?你尽管到炼药工会找我便是!”

“嘿嘿那便好,我信你便是……”那大汉顿时看了看说话那人的袖标,果真是炼药工会的,虽然鲁莽,但也收敛了一些,没有再自称老子,接着说道:

“仙界这一次受邀前去的人可不少,但也并非都是大家族大门派,宇文家、夏家、战家、长天派,这都是跟统帅关系密切的,定然在列,原先世外域的家族也有名额,只是零星的几个而已,多半只是做做样子。

水阳城的城主也在其中,看来这水阳城崛起定是势不可挡了啊……倒是有个劲爆的消息,近些年才活跃的野狼佣兵团,三个团长竟都在邀请之列!”

“野狼佣兵团?我怎么没听说过?”

“那是你孤陋寡闻了,野狼佣兵团成立有些年了,后来在水阳城站稳脚跟,跟水阳城城主的地位不相上下,听说三个团长跟统帅私交甚好呢!原来传言非虚?”

“大刀李,你这消息到底可不可靠?”

“呸!当然可靠!老子可是从花溪谷听来的!绝对真的不能再真!”

原来这大刀李前段时间接了一个护送任务,是去花溪谷的,虽然连花溪谷的城门都没进去,但也在城外打听到了不少消息,这才能在这偏远的位面备受追捧。

靠窗的位置,那几个衣着贵气的男女悄然离开。

“我们是不是该回了?你们现在可是被天下人羡慕嫉妒恨着呐,下月初六,也就二十天的时间了。”一个男子说道,眼神瞥了瞥闲庭漫步一般的两人,语气中不乏酸味儿。

而这两个被天下人羡慕嫉妒恨的人却是西门流云和北秋离了,不知为何,这平日里健谈的西门流云和毒蛇的北秋离今晚却是有些沉默。

只看着沿路高高挂起的红灯笼,街头巷尾一派喜气,竟是没有回话。

说话的男子摸了摸鼻子,嘟囔道:“这是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吗?嘿嘿,如果二位团长实在劳累的话,不如交给小弟好了,小弟绝对愿意跑这一趟!”

西门流云这才斜睨了一眼说话之人,“多谢副团长挂心了,可惜,这令天下人羡慕嫉妒恨的差事,本团长还是乐意亲自为之的。”

“切……就知道你也巴不得呢,装的还挺正经……”

“呵呵,本来以我们三人跟王紫的关系,再带几个朋友去见见世面也不是不行,可如今嘛,某人似乎挺不屑一顾的,我也就不操这份心了,我三人去便是。”

北秋离却在一旁懒洋洋的说道,方才说话的男子顿时哭丧着一张脸求饶,“别呀团长,看在我跟着你出生入死忠心耿耿的份儿上,你怎么着都得带带小弟啊,此去路远,小弟跟着也好照料三位团长啊!”

“呵……”

西门流云摇头笑了笑,听着那男子的恳求,他跟北秋离却同时选择了闭口不言,任那男子可怜兮兮的求着,到最后似乎觉得堂堂野狼的副团长大街上那一副小人做派实在太丢人了,同行的几人忍无可忍的以武力镇压了。

而被封印了语言的某人只能用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盯着两个悠哉悠哉的人,无声的表达着诉求。

几人在热闹的大街上不疾不徐的走着,夜幕完全降临,大街上一片红火,高矮错落的房屋之上到处悬挂着精致的大红灯笼。

明明是王紫的婚礼,然而各个界面,就连这偏远的小位面亦然,自动自发的举灯庆祝,这灯笼怕是一直要悬挂到王紫大婚结束。

王紫的婚礼……于西门流云来说,到底是有些不同的,毕竟他当初那么热烈的倾心于那个女子,为了她可以不顾一切,如今想来,即便野狼佣兵团在仙界的地位越来越显著,西门流云背后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如此卓越的成就,在他眼中却终究燃烧不起来了。

年纪轻轻,又阅历非凡,能力超群,本人又出尘俊雅,一副精明的头脑,看上去怎么都是万里挑一的极品男子,足以让任何一个女子倾心。

然而在他眼中,属于爱情的火焰似乎在修真界那时便已经燃尽了,彼时的他根本不知道,那会是他生命中最冲动也最激情的一段岁月。

如果他有姬炎那样的狠绝,会不会……如果他让时间倒回仙界再次相逢之时,他会不会重新选择……

如果……可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

视线不小心与北秋离对上,灯火之下,北秋离含笑的眼中带着洞悉,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此时轻轻一笑,那微挑的眉毛似乎在问‘是不是后悔?’

西门流云取下腰间的折扇,打开轻扇,半晌摇了摇头,微笑之时已经没有了方才那若有似无的恍惚和留恋。

犹记得当初与北秋离茶楼对饮,二人言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那话说完不久,便叫他们遇到了王紫,那一幕像胶片一样,鲜明的印在脑子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不知北秋离如何,但若叫西门流云再说一次,也还是那句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他不排除以后有能够取代王紫的人出现,可目前为止,他心如止水,早已不愿再提此事,儿女情长在他眼中却似年轻人的玩意儿,明明自己也还年轻,却像是历经沧桑之人了。

西门流云不是自怨自艾之人,放手便放手了,他更愿意把那一段记忆珍藏在心里,他乐意在午后闲暇之时想想,自己曾深爱过一个那么优秀的女子。

而如今,他很期待王紫的婚礼,他非常愿意看着她幸福,并且将这种难得的友谊维持下去,一如茶馆中那汉子所说,能与王紫为友,那可是令天下人眼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明早便回水阳城吧,东方也该回去了,我们尽早出发,桃花谷这场盛世婚典,啧啧……野狼佣兵团是不是也该好好露个脸?”

西门流云忽然道,那双精明的桃花眼闪过些许亮光,一旁随行的几人亦有些激动,五年来,王紫的这场婚礼应该说是各界的第一次聚首,婚礼之后各个界面的秩序定然再一次得到巩固或是微小的调整。

而野狼佣兵团,如果把握得当,此行之后必定声望更大,有句话也许很适合――背靠大树好乘凉。

北秋离却是斜了西门流云一眼,“怎么,你还想算计王紫不成?”

西门流云却只是不慌不忙的反驳,“你这话不好听,哪里是算计?我只是借一把东风而已,趁机扇扇火,呵呵,你又不是不了解王紫,她不会介意这些的,更何况,姬炎那家伙也算是野狼的人,咱还是他的‘娘家’呢,哈哈哈……”

如此一来,北秋离便是懂了,西门流云长了一个商人的脑袋,算计起人来那是不遗余力的,可唯独王紫,他绝对不会动歪心思,可如今一反常态,恰是他的洒脱。

恋人做不成,朋友他是一定会倾尽全力维系的,而朋友之间,这些小事却丝丝缕缕的维系着彼此的关系。

“你能这么想便好。”北秋离回了一句。

而落在后面的副团长此时终于冲开了封印,忍不住上来问道:“团长你们倒是给句话啊,到底带不带我去?”

“还有,我也想见见咱传说中的第四位团长啊!”

“能不能说说你们跟统帅是怎么认识的?听说是在修真界就相识了?我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运气,要是也生在齐恒大陆该多好啊!诶诶你们倒是说话啊,我正经问呐!”

------题外话------

咳咳,本来不打算这么快上番外的,可是耐不住泥萌天天催嘤嘤嘤……所以就上啦,这一章从旁人的角度传播了婚讯,另外还有大战之后的天连方是个神马样子的,然后就是西门流云和北秋离了。

这两个人之后可能还会出场,但不会着重笔墨描写了,他们跟姬炎同是与王紫早就相识,再加上有些人已经没印象的东方野,他们先后动心,却也先后放手了,唯独姬炎,这小子狠,所以他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哈哈。

我不太喜欢写除了主角之外的cp,所以不会再给西门流云或者北秋离安排新的cp了,就让一切成为未知吧^_^

另外,大婚的部分应该会很长,会分为几章来发,这几天我会陆续更的,嗷,就酱~

最后,小别二十天,泥萌有木有很想我呀?o(n_n)o~

...

北京熙仁医院王乐今
临淄区人民医院
长春妇科专科医院
海口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