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543】五百年前的往事,今日一一道来

2020-01-16 23:3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543】五百年前的往事,今日一一道来

唐方三人连同赖着脸皮,一脸堆笑的王仙峤回到了林不依停留的草庐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唐方和紫玲玎的手已经紧紧的牵在了一起,林不依在旁看着,却没有半分异样,就如同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一般。

林不依进屋之后,忽然身形一个踉跄,勉强站住之后,嘴角还是一抹鲜血流了出来。

紫玲玎似乎有些担忧,道:“你怎么了?”

林不依苦笑摇头道:“没想到这广秦王当真是阴界至尊,举手投足之间,便破去了我的五帝归真。若是不是我第四张脸孔让他投鼠忌器,我当真就要死在他的手里了。”林不依回头对着王仙峤道:“大恩不言谢,但是我林某人还是要对你说声谢谢。”

“妨。”王仙峤难得大度的摆摆手,道,“本老祖上偷天,下偷地,中间偷小娘们的红肚兜,这点障眼法,龙虎山的人怎么能够识破,再说了,这杀生刃本就是好东西,我自然是要多备上几把假的防止同道中人偷了去……当然能够从我王大仙人手里面偷东西的人还没有出世但是小心谨慎本是我一贯的作风。”

诸人这才明白,原来王仙峤夺走杀生刃的时候,使了一招狸猫换太子的把戏,留给龙虎山的是一把西贝货。

不过这也才符合王仙峤的个性——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吐出来。

至于王仙峤如何能够乾坤大挪移将杀生刃转移到寂灭炉鼎中去,诸人还未知晓,不过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部集中在林不依处,依着王仙峤的心机和手段,不是没有机会。

忽然,天空中一声虎啸传来,林不依微微皱眉,王仙峤已经嘻声道:“祖母,看来那个畜生已经盯上连你了,要不要我王大仙人施展降龙伏虎之术,将这畜生灭了。”

紫玲玎冷冷道:“你有那个本事吗?还有,以后少嘴里吐不出象牙,谁是你祖母!”

“唐方是我老祖,你不就是我祖母吗?难道还有别人不成……不对,魏家那哥小娘皮才是老祖明媒正娶的……这下可真乱了……”

紫玲玎听到王仙峤前半句的时候,俏脸陡然一红,但是听完王仙峤后半句整张脸顿时刷了下来,嗔道:“你在干胡言乱语,我揪了你的舌头!”

王仙峤吞了吞舌头,吓得躲到了唐方的身后,唐方苦笑摇摇头,这王仙峤这张嘴倒是真损,虽然他口口声声的称呼自己是老祖,但是眼睛里根本没有半分尊重的意思,只要逮住能够调侃自己的地方,绝对不会嘴下留情。

“仙虎窥伺,究竟不是长久之计,连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想干什么?”林不依微微皱眉道,“小紫,你化身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仙虎如何又会伤你?”

小紫摇了摇头道:“刚开始的时候,那仙虎还能一路跟我,只是后似乎感觉到什么了,忽然发怒,我与他缠斗半晌,实在是不是它对手,所以不得已在现出本尊。”

“定然是这仙虎知晓你并非真正的青仙子。”林不依忽然道,“小紫,你想成为真正的青仙子吗?”

紫玲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不想。而且,林不依,现在你大魔功已经破了,我如杀你,应该是佳时机吧。”

林不依苦声道:“小紫,难道你还在怨恨我?”

“我只是一个女人,女人就是别人对我有恩,我或许记得不太清楚,但是别人欠我的,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而且你肯如此煞苦心的救唐方,绝对不会是良心发现吧?林不依,是时候说出你的目的了。”

“小紫,你当真以为我那夜是为了杀你,然后将你炼成我的第五张脸孔吗?”

紫玲玎俏眉一扬道:“难道不是吗?你煞苦心的栽培我,不就是因为我是青仙子留在世间的器物吗?你的五帝大魔功中,不是早已经有了我的一席之地吗?可是真是可惜了,你苦心孤诣炼成的五帝大魔功,今日算是部破功了,林不依,现在我若是要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女人的心,当真是说变就变,在龙虎山之时,还对林不依言听计从的紫玲玎,现在居然翻脸,口口声声要索林不依之命。

林不依看着紫玲玎,眼神中露出了爱怜之情,轻轻摇头道:“小紫,我说过你误会我了,我的五帝大魔功并非为我而练,而是为你!”

紫玲玎一声冷笑道:“林不依,没想到你为了活命,居然也学会撒谎骗人了,当晚你将我囚于暗室,取我心血,不就是为了让我变成你的五帝之一?只是可惜了,你虽得我心血,却少了我皮囊,五帝归真迟迟不能圆满……”

“不错,少了你,我确实不能五帝归真,但是真正五帝归真之后,你才是五帝之主,而我等其余三帝,都将烟消云散……说穿了,五帝归真,我等都是你的嫁衣,而你才是真正的帝君!”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紫玲玎淡淡地道。

林不依轻描淡写地道:“你还记得当年你在耆闍之地的那个梦吗?”

紫玲玎浑身一震,林不依道:“可曾记得一人?”

“谁?”

“云道子。”

“啊”紫玲玎几乎脱口而出,云道子之名,她岂能不知道,这可是龙虎山历代先祖中,极为出色的一位,仅仅次于张道陵的存在。

当日在耆闍之地之时,紫玲玎的的确确见过此人,当时云道子为了保护青仙子,不惜倾龙虎山所有的精英,与法海一斗,只是事后是胜是败,梦中却并交代。

林不依一字一句道:“他,就是我。我就是当年的云道子!”

“啊!”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惊呼起来,没想到当年那名震天下的云道子居然还留在世间,而且,居然就活生生的就在眼前!

这简直!

要知道,普通人之命,性命不过百岁,即便是修真之人,只要没能白日飞升,性命也绝不会超过两百岁,若是眼前的林不依当真是云道子的话,岂不是不老不死的妖孽?

林不依淡淡地道:“你们一定很奇怪,若是我是云道子的话,为何能够活到现在?”

虽然所有人都没有开口,但是诧异的表情,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林不依的下文。

“世间之人,没有人能够躲过生死轮回,长生不死,只有一个可能……”

“僵尸!”紫玲玎脱口而出道。

“你既为僵尸,为何还能修道!”王仙峤不假思索质问道。

“不错,灵魂不可修!世间人之所以不能长生不死,便是因为灵魂不可修,只有没有灵魂的僵尸才能长生不死,但是没有灵魂便没有道念。僵尸不能修道,确实是天地间扑跌不破的真理。不过凡事皆有例外……”林不依看着唐方道,“你不是同样是僵尸之身,为何有了道念?”

林不依一语道破天机,唐方之所以能够修出道念,完是因为他的那本阴符经,而这本阴符经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站在眼前的林不依!

以唐方的天资都能修出道念,何况是这天纵奇才的林不依或者是云道子!

“但是僵尸修道,何其难也,我又不是僵尸,修道之路,比之唐方要难上千百辈,所以几百年下来,也修不了高深道法,只能修习这粗浅的五帝大魔功。不然……”林不依轻蔑一笑道,“依着乌月鹤这点皮毛之功,也能近我之身?”

紫玲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我有些明白了……如此说来,就算我当年用五鬼散灵之法成功了,也是杀不了你的,你的真实目的只是为了引出唐方,并将阴符经交给他,林不依,这些年你苦心孤诣,用了这么多的手段,到底是为什么?”

林不依脸上露出了追忆之色,道:“我只是不想覆辙重演而已。当年若不是青仙子舍身取义,我龙虎山早已经根基,法海……”林不依深深叹息,提到法海的名字的时候,脸上居然都有一种恐惧之色,道:“法海……太强了!”

“法海出关之日,近在眼前,而他一旦出关之后,第一个找的不会是王家,而是龙虎山的耆闍之地!因为这里面藏着法海的一个秘密,只要他断去了这个后顾之忧,天下之人,便再可以与他相抗的对象!”

“而现在,唐方,世间只有你和小紫才能阻止他只要你们能够成为当年青仙子和法海一般的人物!”

“青仙子和法海?”唐方微微皱眉道,“他们当年到底是什么关系?”

“青仙子乃是我龙虎山的守山神兽之一,当年张道陵仙去之日,将青仙子留在世间入人道轮回,庇佑我龙虎山。”

林不依顿了顿道:“而法海则是赢勾的转世,虽然那世轮回,法海天资纵然世所罕见,但是想摆脱赢勾的控制,谈何容易,但是此人却当真厉害,居然想出了一种令人乍舌的办法!”

“什么办法。”

“抹去自身!”

“啊,什么意思?”

“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部抹去,包括灵魂,包括血脉,包括所有一切一切的记忆!”

“那岂不是,岂不是一尊行尸走肉?”

“不错,正是如此,非此法,不能摆脱赢勾!”

唐方皱眉道:“即便是摆脱了赢勾,又如何,没有了灵魂和记忆,就如同浑沌一般,根本不可能做任何事情啊。”

“这正是法海的厉害之处。”林不依叹息道,“若是换做我,怕是做不到他这般狠绝,所以我与他虽然为敌,但是这世间,他依然是我为敬佩之人。”

“那后来呢,为何法海又有了思想,并且还那么厉害?”

“法海虽然抹去了一切,但是他还有一尊体魄,一尊坚不摧,世间难挡的僵尸之体,”林不依说到这里,看了看唐方,道:“就如现在的你一般。”

“这一切有与青仙子有何关系?”紫玲玎问道。

“自然是关系重大。”林不依道,“法海之所以这么做,一则因为我龙虎山上有一本能够让僵尸修道的阴符经,二则,法海虽然抹去了自身的记忆,但是并不代表他不会记忆重生,他需要一个养尸者。而青仙子疑是佳选择。”

“养尸者,什么意思?”

林不依摇了摇头道:“其中的玄奥,我直到现在也难以猜透,但是我可以解释的就是法海虽然抹去了一切,但在此之前,与青仙子立下了血契,法海将自己的记忆转嫁到青仙子的身上,两体共享一个灵魂。而这个灵魂,既是青仙子,也是法海。”

“也就是说青仙子是法海的宿体,而法海是青仙子的另个存在的延续,两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亡俱亡。”

“青仙子为何会答应。”

“世间上能够让人为你死心塌地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她爱上你。”林不依长叹了一口气道,“显然法海做到了。”

“青仙子爱上了法海?”

“不仅仅是爱上了他,甚至为他偷取了阴符经,也甘愿为她养尸做相。定下血契。”

“儿女情长,果然是害人害己害天下啊。”王仙峤长叹一口气道,“若不是青仙子一念之差,又岂能培养出法海这样的怪物。所以老祖,前车之鉴,老祖你还是不要到处留情,女人一旦翻脸,后果很恐怖的。”

“后来呢?”紫玲玎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后来自然是法海得偿所愿了。”林不依长叹一口气道,“借着青仙子的灵魂,法海不但修成了不亚于赢勾的本事,甚至说动了祝由诸子,一举攻下了尸**。甚至夺抢了蚩尤之心。但或许是在尸**中,青仙子察觉到了法海的野心,终于与他反目成仇。”

“原来如此。”王仙峤大声道,“我说法海当年为何不然不打了,原来是被青仙子这个小娘皮倒打一耙,不然我又其能在他身上施展空空妙术,偷了点东西。”

“青仙子和法海决裂之后,便返回了龙虎山,我当时知道事态严重,便将她送往耆闍之地,当然法海自然不肯善罢甘休,点齐了他从尸**中得到的势力,强攻我龙虎山。”

林不依苦笑道:“青仙子乃是我龙虎山的至圣仙师,我岂能让他落入法海之手,只是法海实在是太强了,我龙虎山拿出了所有的本钱,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那为何法海会……”

“别忘了,青仙子和法海的关系,后青仙子不得用出了两败俱亡的手段。”

“法海被赶上来的祝由镇住,而青仙子则是留下血玉玲珑之后,化作了一尊雕像……而这尊雕像,想必你们见过……”

“是它!”紫玲玎和唐方一齐回忆起来,耆闍之地的入口正是一尊雕像,只是当时诸人都以为是神话传说中的白娘子,没想到,居然是青仙子!

“但是法海太强了,居然能够不死不灭,青仙子就算是这样也依然只能暂时制住他,他终将突破青仙子给他下的桎梏,一旦醒来,他第一个要找的便是那尊雕像。若是他将那雕像毁去,青仙子与他签订的血契也会就此毁去,所以那尊雕像论如何也不能落在他的手里面!”

“为了对付法海,我这些年在天下巡游,终于苍天可鉴,让我找到了当年青仙子为堕入人道之前留下的一段蛇蜕,当时我手中已经有了青仙子的血玉玲珑,所以请求畜道先祖白娘子施展造畜之法,将青仙子的蛇蜕和血玉玲珑合一……于是便有了你。”林不依看着紫玲玎道。

“畜道先祖白娘子与青仙子当年乃是结义姐妹,有了这段善缘,所以那一代的白娘子很干脆的答应了我的请求。小紫,虽然你现在还没有达到当年青仙子的高度,但是已经能够化出龙身,实属难得。而我的这些年的功夫,总算没有白。”

林不依口中的这一番言语,实在是太过于惊世骇俗,让紫玲玎不得不信。

紫玲玎道:“如此说来,你炼化我,并非是为了将我修成道器,而是想将我变成真正青仙子?若是这样,当年你为何要灭我神智,将我炼成五帝之一。”

“我的五帝大魔功,只是为你而炼,”林不依苦笑道,“青仙子的境界,就算你有了血玉玲珑,又岂能是真正能够达到?而我的五帝大魔功便是为了弥补你道念上的不足,五帝归真之后,就算你不能达到青仙子的境界,也相差几了,便能抵挡住反噬了。”

“反噬?”紫玲玎疑惑道。

“不错。若是要与这般层次的僵尸签订血契,没有与之想匹配的道念岂能做到?”

“签订血契?我么?和谁?”

林不依看了看唐方,又看了看紫玲玎,一字一句道:“我希望你们能够重演当年青仙子和法海的故事。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够有真正与法海一拼的实力。”

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专业牛皮癣医院排名
科学家破译人胚胎干细胞“重生”密码
清远治疗阴道炎方法
肇庆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