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斌,这位在国家女排主教练岗位失意的主帅,在北京女排找回了部分尊严,一个赛季,他率队重"> 蔡斌国家队失意俱乐部找回尊严豪言带球队夺_辽宁体育吧-辽宁体育网
法甲

蔡斌国家队失意俱乐部找回尊严豪言带球队夺

2019-03-21 18:0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   蔡斌,这位在国家女排主教练岗位失意的主帅,在北京女排找回了部分尊严,一个赛季,他率队重归甲A。

在队员眼中,他不是司汤达笔下的“红与黑”,而是京剧脸谱中的“红”与“黑”。训练和比赛时,严肃,不近人情;其他时间,会像父亲一样嘘寒问暖。

爱玉,也爱骑车

在上海的家中,蔡斌每天睡到自然醒,把排球、战术、改造等一切与工作有关的事情抛到一边。跟朋友聚聚会,陪陪家人,过不了几天,他就要回到北京,开始备战下一个赛季的全国女排甲A联赛。

在北京的这10个月,蔡斌同以往一样,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公寓、球场、饭厅。从十几岁开始,蔡斌就喜欢研究玉器。不管去全国哪里,他都要去当地卖玉器的地方转转,来到北京之后,去看玉占据了他大部分的业余生活。

“有时间的话就会去看看,不过还没在北京买过呢。我平时没什么太大的爱好,不喜欢玩儿,也不会喝酒。研究研究这个东西挺好,它是蕴藏着很多文化的。”蔡斌说。

由于不经常出去,蔡斌只在来北京之初为自己购置了辆600块钱的座驾———自行车。“每天训练8个小时,每周休息一天,没什么机会去远的地方,用不着买车。现在更不用想买车了,没资格摇号。”蔡斌说,他已经习惯了北京的气候和食物,只是每半个月还是会约着朋友,去南方菜系的馆子吃一顿。

生活节奏没有变化,依然是训练、睡觉,但他的境遇较之一年前发生了重大变化。

变阵,也变风貌

去年的这个时候,蔡斌从中国女排主帅的位置上“被下课”。而这一次,他带着联赛冠军回到了上海家中。对于在北京的这一年,他表示自己最开心的地方就是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工作环境稳定又和谐。

蔡斌接手北汽女排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大家最喜欢谈的就是“改变”。无论是精气神,还是技战术,北汽女排如今都焕然一新。然而变革之初总会遇到各种阻力,比如队员们习惯了以往的打法,她们难免会对新战术、新打法产生质疑。

“当有新打法推出时,有队员会问我为什么这么打。所以,我会让她们知道理由。如果暂时说服不了队员,我就要求队员必须执行。在她们执行新战术的过程中,会慢慢能够体会出其中的好处。”蔡斌说。

蔡斌说,变革在女队更难实现,女孩子接受新鲜事物不像男孩子那么快,尤其对技战术的应用会更保守一点:“但我就是想打破这种保守,别人的‘好东西’我们要学,自己的‘好东西’要留下,这样才会更有竞争力。”

任何事物都是双刃剑,蔡斌的改革也让球队吃过苦头:“刚开始副攻还是跟二传配不上,会打出很臭的球。薛明和韩旭在训练时候配得挺好,一到比赛就不行。我就逼着她们配,让韩旭必须在球到位的情况下传副攻,后半程配得越来越默契了。”

训练很艰苦、丢了很多不该丢的分、比赛中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失误……这些都是蔡斌变革的代价,让他欣慰的不仅是最后的冠军头衔,还有数据的改变———本赛季主动得分为521分,其中进攻得分中主攻和接应进攻为362分,副攻进攻得分为159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副攻基本没有主动进攻得分。

开炮,也开玩笑

很多运动队教练都有“分裂症”,在训练场上像个“后爹”一样对队员狂吼怒骂,私下则会像父亲一样嘘寒问暖,蔡斌将这一传统发扬光大。第一次看他训练北京队姑娘时,陆冬冬被他骂得直哆嗦:“他越骂我越紧张,越紧张越错。”到现在再提到挨骂时,这位90后小丫头嘿嘿一笑:“习惯了,反正是为了我好。”

队员如何评价蔡斌?训练和比赛时他一张黑脸,平时换另外一张红脸。一到了球场,蔡斌就变身“后爸爸”,别管谁有问题,一律开炮。别管你是1992年的小朋友,还是薛明这样的国家队大牌,蔡斌骂起来都不含糊。

有一次,蔡斌说北京打车太贵,骑自行车冬天又冷,队长韩旭说:“这还不简单,直接送您一公交卡,去哪儿才4毛钱。”让队员们评价蔡斌时,他会笑着走开:“我在时她们不方便讲我坏话,我还是走吧,别给她们压力。”姑娘们还会拉着蔡斌做各种怪异的全家福,让他站中间,队员们在旁边作出搞怪的造型,并且煽动蔡斌一起摆雷人的POSE,蔡斌照完会指着大家说:“可别传上去。”

由于蔡斌总是在训练中下达各种指标,达不到就不下课更别提吃饭,队员们把“蔡指导”这个称呼改成了“蔡指标”。蔡斌对于这个外号并不在意:“不是还有人叫我‘蔡包子’吗。”

他不仅在场上有“指标”,场外还有“指标”,那就是为每个过生日的队员买蛋糕:“我一直延续着这个习惯,队员们不能回家,也不能跟朋友一起聚会,给她们买个蛋糕庆祝一下。”

在接受的采访时,蔡斌很低调,他是一个注重内省的人,不肆张扬,但目标在自己的心底。

谈联赛

获胜容易但满意难

新京报:队员们都说,取得一场胜利很容易,打一场让你满意的比赛很难。

蔡斌:队里特别流行这句话。我对她们要求很高,她们也都理解,队里总结的时候大家也会说,离我的要求还有差距。

新京报:整个赛季中,有你满意的场次吗?

蔡斌:有那么两场吧,但也不是说整场下来都很满意,可能其中两局满意,另外一局其实打得不太好。

新京报:队员听完这评价会寒心吧?辛苦了这么久换来这个评价。

蔡斌:不会的,她们自己知道自己打成什么样。你要说在这个转型期能打出很多让人满意的比赛不太现实,不过我相信以后满意的次数会越来越多。

谈家庭

有子但不爱承父业

新京报:这么久没回家,看到家人有没有内疚?

蔡斌:没有,他们都习惯我不在身边了,这就是做教练员的悲哀之处吧。

新京报:你执教北汽女排期间,你儿子在中考?

蔡斌:是的,他很聪明,学习成绩不错,考了个理想的高中。

新京报:没想让他走体育这条路?

蔡斌:他其实不太喜欢体育,正常上学这样子挺好,我不强求他做什么。

新京报:他中考这么重要的事情,作为父亲你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吧?

蔡斌:确实,那些文化课啊,我是实在没什么能力帮,不过现在考学都有体育考试,长跑啦、跳远啦什么的,我顶多在这方面给他提提建议,其他我是真没办法了。

谈目标

会奔着冠军去努力

新京报:总结一下自己在北汽女排的这个赛季吧。

蔡斌:总的来说,完成了任务吧,对得起大家。

新京报:执教一支俱乐部,压力相对来说小很多吧?

蔡斌:当然不是,压力非常大。领导没给我什么压力,让我放手去做事。其实压力来源于我自己,我非常想把这支队伍带好。

新京报:带到什么样子算好呢?

蔡斌:能和国内顶尖的强队抗衡。

新京报:只是抗衡,不想赢吗?

蔡斌:当然想赢,不过我们差距还很大,先低调些吧,我们现在刚刚冲A成功而已,说那些豪言壮语没用。

新京报:大家都期待着你能带着北汽女排拿全国冠军呢。

蔡斌:哈哈……谢谢大家的鼓励,我会奔着这个目标去努力。说实话我从来没看到有一个地方的和球迷,会对一支B组球队这么关注,从头到尾每一场比赛大家都给予很大的热情,就冲着这个,我们吃多少苦都是应该的,值得的。

观察

他的车轱辘话,曾让人头疼

第一次见到蔡斌是在2009年4月份,中国女排在漳州进行蔡斌上任后的首次集训。媒体们的长枪短炮中,蔡斌黑着脸走下车,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进了公寓。

我跟几位应单位领导要求,要做“深度”采访的只好在运动员餐厅门口守着,蔡斌和排管中心副主任李全强一起边谈事边出了饭厅,我们就一直远远观望,看什么时候能逮着机会,这时候有人感叹:要是老陈(注:陈忠和)在就好了,哪儿至于这么辛苦。

最终我们没能得逞。等到第二天训练后接受采访时,他那严丝合缝的车轱辘话,让大家头疼不已。接下来的一年,蔡斌本着“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给人留下了难接触的印象。

2010年蔡斌春节后,蔡斌从女排下课。之后来到了北京女排,正在京籍媒体们不知道该如何与这位“刚失意”的主帅打交道时,他先跟我们开起玩笑,并且拿自己开涮,重复着他那句名言“你哪个单位的”?

随着接触的深入,蔡斌“严肃小包子”的形象渐渐消失了,除去比赛场和训练场上,他大部分时间都笑呵呵的,再配上隆起的小肚子,还是挺有喜感的。最初在国家队时,打他基本不会接。现在,即使有事情当时没接,也会在看到未接来电时再打回来,采访结束之后会加上一句“有什么忘了问的随时跟我联系”。

专题采写/本报 田颖

冬季皮肤干燥怎么补水
风寒风热感冒治疗方法
焊管
小儿地图舌的危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