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局长老李

2019-09-12 01:02: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某局办公楼前有了社区业余舞蹈队,活跃了社区居民生活,受到了市领导的好评,但却给局机关带来了一系列麻烦,让该局局长一次次感到压力,也很受伤。作品提出了一个“社区文化活动到底由谁来办的问题”。 某局机关办公楼周围没有围墙,前面那个广场很大,绿化也搞得好,是市民休闲的好地方。每到晚上或周末,来这里休闲的人多的很。这里,成了这个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最让人看好的还是卢敏组织的金光社区业余舞蹈队。
金光社区是以某局为中心的居民区,有好几万人口。卢敏是局机关退休家属,又是舞蹈爱好者和组织者。她的舞跳得好,也组织得好。以前,她还被别的单位邀请为业余舞蹈指导。这次,她主导金光社区业余舞蹈队,报名参加的人自然踊跃,从开始的五十多人,一下子增加到一百人,二百人,后来就更多了。
要组织一个这么多人的舞蹈队伍,一些具体问题就来了。
首先是音响设备问题。以前,由于队伍小,一个小的录播机、一个小音响就能解决问题,可后来人多了,原来的设备已明显不适应,必须更换一套大功率设备。一套大功率设备至少要五千元以上。这么大数额的钱,要靠卢敏她们自掏腰包是不可能的。钱从哪里来?
于是,卢敏找到局长老李说:“请支持一下吧,活跃广场文化是全社会的事呢!”
老李是多年的老局长了。由于他人品正,工作能力强,方法好,很善于处理上下左右的关系,各方面人缘都不错,很得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尽管五十多岁了,也还一直坚持在局长的位置上干。尽管像这样群众性自发组织的活动,与机关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可卢敏觉得老李好说话,还是求上了。
老李也知道,这样的集体活动,要组织起来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没有社会的支持,很多事肯定难办。他思忖了一会儿,没说什么,就点头答应了。
新设备效果确实不错。不仅音量大,音质也好,放出的歌声清脆悦耳,在广场上空悠扬回荡,让舞者听者都非常高兴。卢敏和老李因此也感到了喜悦。毕竟他们为大家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问题接着又来了。
这个广场的路灯少,跳舞的地方只有一个路灯。原来人少的时候,一个路灯也可以凑合。可是现在队伍大了,除了中间外,两边的人根本看不到。教授新舞的时候,两边的人动作总跟不上,确实是个问题。按卢敏的说法,至少也还要安装四个路灯,随便一计算,也要四、五千元。卢敏又一次找老李求援。
这次老李有些犯难了。现在财政实行部门预算,经费非常有限,加上单位小金库也被彻底清理,要挤出一笔钱确实不易。可社区业余文化活动不支持又不好。毕竟,在这个社区就只有他们一个政府局,如果他们不支持就没人支持了。最后,老李咬咬牙,还是答应了。老李想,不就是五千元么!平时少接待几次客人也就出来了。
可让老李没有想到的是,紧接着要支持的事又接踵而至。
那天,卢敏找到老李说,前不久的一天晚上,市委宣传部的领导亲自来现场看了,认为很不错。还特地找她谈了,说最近市里有个晚会,要求卢敏将队伍带去表演。还说,要通过她们的表演,带动全市群众性业余文化活动的开展。宣传部的领导要求,表演必须统一着装。卢敏说:“这次表演,既是政治任务,也是我们社区的荣耀,着装可是形象问题。我只能尽力组织,但着装还得靠你们支持。”
又是钱,而且还冠以“政治任务”。老李的头有些懵了。每人一套服装至少也要百元多元,合计要三万多呢!老李真的感到了为难。他决定开局党组会议研究一下再说。
局党组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大家议来议去,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在“政治任务”上。既然是政治任务,那就不能含糊。这可是态度问题,就是勒紧裤腰带,也必须支持。要支持总得有来源,怎么办?最后终于形成的一致意见是两点:一是服装费用由机关和个人各出百分之五十;二是机关的一万多元从节约中找出路:小车尽量少开,一般事务都乘公交,尽量节省开支。不过大家也认为,这样的事,仅仅一次而已,否则,机关压力太大,无法承受。
老李最后说:“我同意大家的意见。这次就没办法推了,但下不为例。”
那天的晚会上,让金光社区舞蹈队出尽了风头,也让卢敏出尽了风头。在近十万人的广场上,几百穿着上红下蓝服装的男男女女,手持白色的纸扇,随着宏亮清脆的歌声,训练有素地跳起欢快的舞蹈,舞姿轻快而优雅,让在场的观众欢声雷动,掌声不断。
领导在最后的讲话中,特地表扬了他们。领导说:“怎样开展社区业余文化活动,活跃城镇居民业余生活,金光社区为我们开了一个好头,应该成为全市的榜样。全市各社区都应该向他们学习,在我市掀起一个高潮,让城镇居民的业余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各部门、各单位对这种活动必须给予大力支持,要像某局那样,尽最大的努力,为活动的开展创造良好条件。”
领导还特地表扬了卢敏,说她是群众活动的热情使者,还号召全体市民向她学习。
老李那天也在晚会的现场。虽然领导也表扬了他们局,让他很有面子,但他心里还是感觉沉甸甸的。
事后,老李还是按局党组会议的意见,找卢敏交了底。
老李说:“不是我们不重视这件事,也不是我们不支持。实在说,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了。今后你们就自己解决问题吧!你们跳舞要用电,我们给装个电表,你们按表付费。”
老李的话,让卢敏很不高兴。她想,领导还刚刚表扬你们,怎么一下子就变卦了呢?不过,她还是无更多的理由来争辩。毕竟,这不是机关工作所必需。再说,人家也确实有难处。所以,只好极不愉快地答应了。
通过与卢敏的摊牌,算是把麻烦彻底了断了。老李感到了一阵轻松。
可是,后来麻烦还是来了。
一次,有人举报卢敏他们借组织活动向参与者收钱,搞有偿服务。工商部门接到举报后,立即进行调查。那天,工商部门的人找到卢敏说,她们擅自收费是一种违法行为,要罚他们的款。
卢敏听后,不仅不害怕,反而振振有词。
卢敏反问道:“开展全民健身运动是市委的号召,我们社区的群众
性活动还得到了市委领导的充分肯定。你们工商为什么非要和我们过不去?”
“不是这个意思。”工商说,“你们搞活动可以,但如果要收费,就要经过批准办理相关手续。没有批准擅自收费是违法的。”
“别拿违法这样的大帽子吓唬老百姓好不好!你以为我们是外星人是么?”卢敏撒起泼来,指着工商的鼻子说,“市领导都说这是公益活动,还大力提倡,动员我们搞。你说看,没有任何部门和单位支持,政府又没安排经费,还不准收一点儿钱用作开支,叫我们怎么搞?难道还要我个人掏腰包吗?”
卢敏的话,没有提局里以前的支持,实际是给否了。
“局里不是给你们很大的支持吗?”
“支持?支持个屁。”卢敏越说越激动。“现在电费也要我们付呢!”
卢敏说着,拿出了电费付款单。
工商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去找老李联系,请求支持解决问题。
老李这次没有明确表态。这个态他真的不好表了。这事只好拖了下来,拖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机关这次虽然没有在经济上受什么影响,可老李心里十分明白,他们在工商那儿肯定没有了好印象。不过,老李觉得也无所谓,只要不再给机关添麻烦也就谢天谢地了。
可是,后来更大的麻烦还是来了。
原来,由于这里跳舞的人多,来玩耍的小孩子也很多。有滑地板的,有骑自行车的,有嬉闹追赶的,很是热闹。一天夜里,有个小孩骑自行车突然从局办公楼的台阶上冲下去,一直冲到了跳舞的人群中。结果,小孩当场被摔死,跳舞者也被撞伤了好几个。这下闯出大祸了。见状,人们都慌了,叫的喊的哭的闹的挤成一片,整个广场乱得一塌糊涂。跳舞者不少都纷纷走人,卢敏也急忙收拾了东西逃了。
这时,孩子的家长得到消息很快喊了一帮亲友赶来。孩子的父亲悲痛欲绝,抱起孩子的尸体就往办公楼里走。他将孩子放在大厅保安值班的桌子上,要求见局领导。他对保安队长说,如果领导不出面处理此事,他们就将长期在这里呆下去,还要在此为孩子设灵堂。
毕竟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并且尸体已经摆到了办公楼大厅。领导不出面处理,肯定无法收场。保安队长没了主意,只好马上打电话给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也没了辙,又打电话给老李。尽管这样的事本身与局机关没有关系,但老李还是觉得事关重大,连忙往现场赶。
老李刚到办公楼前,只见大厅里外早已挤满了人。家属的哭闹,亲友的喧哗,围观人群的纷纷议论,孩子们凑热闹的叫喊,简直就是一台无绪的交响大合唱。那种失控的局面,顿时让老李倒抽了口冷气。他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老李立即掏出手机,给政法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打电话,报告了情况,要求安排力量前来处理此事。
打完电话,老李就往人群中挤,挤了好一阵才挤到了孩子亲友们跟前。老李对他们说:“我是这个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我姓李。今天突然出了这样一件不幸的事,确实让人感到心痛。不过,这事又确实与我们机关无关……”
没等老李把话说完,孩子的亲属就轰起来了。有的说,孩子在这里出的事,难道说你们单位没有责任吗?有的说,你局长也太没水平了,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孩子的父亲更是激愤,他用手指着老李的鼻子说:“你什么狗屁局长,还想赖账呀!我孩子是因为这里跳舞才来玩的,这里不办舞场,孩子就不会来,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加上孩子在台阶上骑自行车本来就不安全,你们保安也没有制止。这个责,局里必须承担!”
老李再也不敢吱声了。尽管对方的这些理由都拿不上桌面,但人家必竟是死了孩子,正在火头上,他说的再多,再有理,也没人听得进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激发众怒。
就在老李不知所措的时候,市委市政府安排处理问题的人员赶来了。有政法委的领导,政府秘书长,公安局长,信访局长,维稳办主任,还有几十名公安民警。老李心里这才踏实了。这事只有市委和政府出面才好处理,否则,他们局无论怎样也是没有办法的。
首先,政府秘书长进行了广播讲话,把市委和政府领导处理此事的态度表明了;接着又通过公安民警的疏导,围观的人群很快就散开了;最后,由信访局长和维稳办主任出面找孩子的亲友对话,确定由孩子的父亲等七、八位亲友代表和市委市政府领导一起商谈处理事宜。这样,事态很快稳定下来。老李也才松了口气。
商谈会在办公大楼的二楼会议室举行。老李毫无例外的成了参加会议的主要成员之一。按政法委领导的话说,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维稳”工作,都是“门前三包”和“属地管理”原则,谁主管,谁负责。他们办公楼前出了这样的事,局里再怎么也必须承担责任。老李一听,心里一阵紧缩,隐约感到自己单位还是脱不了干系。
会议由政府秘书长主持,由老李具体汇报情况。开始,老李是想要卢敏来说情况的,但他安排办公室主任找了好久,又是电话联系,又派人去她家里,都没有找到人,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其实老李对出事的具体情况也并不是十分清楚。他当时也只是在电话里听办公室主任报告出事了,详细情况,具体细节,他也没弄清楚。要汇报,他也确实说不明白。既然领导定了,他还不能不说。老李先简要说了他从接到出事电话,到赶到现场的一些情况,包括与政法委和政府领导报告的情况,然后着重强调说:“出这样的事,确实与我们机关没有关系。这个舞蹈队也与机关没有任何关联,她们是自发组织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想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是么?”老李的话很快被孩子的父亲打断了。他似乎十分反感老李这些推卸责任的话。他说:“这个舞蹈队是由你们机关家属牵头组织的,一直也是你们机关支持搞的,那天电视里还表扬了。现在出了问题就想推?太没诚意了吧!”
孩子的父亲非常激愤,他把刚才在大厅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一口咬定,他谁也不找,只找局里。其他亲友代表也跟着闹哄起来,根本不再让老李有说话的机会。
老李没再吱声。他觉得再说什么都不利于缓和对方的情绪。但他还是希望政法委的领导为他们说句公道话。
事情很快就出现了僵局。
这时,政法委领导终于开口了。他说,现在不是讲原因和分析责任的时候,关键是要抓紧协商,把事情处理好。他对老李说:“无论那个舞蹈队与你们局机关有没有关联,现在问题出在你们这里,你们就要负责到底。”
果然,政法委领导还是把板子打到了老李身上。老李虽然一肚子委屈,但又不好强辩,更不好顶撞,只好忍气吞声。
接下来,是讨论补偿问题。孩子的父亲张口就是二十万,后来通过左谈右谈,才以十万达成协议。
最后,政府秘书长作了总结。他在总结中还对孩子的父亲及亲友予以了表扬,说他们能以大局为重,支持了市委和政府的工作,使问题很快得到了圆满解决,而对并没有任何责任却承受了巨大压力的某局却只字未提。仿佛,出现这样的问题,责任还是在局里。

共 820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来源于现实社区的实际问题,突出了一个科局李局长面对上下和社会不同要求,左右逢源、焦头烂舌最后却闹了个不欢而散四面树敌的境况。局机关退休家属卢敏组织起了业余舞蹈队活跃了社区居民生活,受到了市领导的好评,李局也在卢敏的要求下竭其所能大力支持,先是买音响后换路灯再后买服装……不过随着业余舞蹈队越来越出名,李局感觉负担越来越重,最后和卢敏摊牌不再承担舞蹈队任何开销,后来卢敏惹上大麻烦,一个来学舞蹈的孩子意外死亡,卢敏逃跑,李局成了替罪羊……小说取材现实,反映了一个基层领导的无奈和心酸,揭露时弊,具有很现实的意义,值得一读。荐读。【编辑:1121672144】【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 2519】
1 楼 文友: 2014-0 -24 11:50:46 为李局的处境同情唏嘘,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应该引起重视。阴部肿痛瘙痒怎么办
小儿小便黄
心脉痹阻中医怎么治疗
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
分享到: